? 337.第586章欢送宴请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337.第586章欢送宴请

笔龙胆2017-4-21 17:15:19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临行宴自然少不了康丽。梁健本想找傅兵和王雪娉一起来,毕竟他们是他在南山县最好的朋友了。但是,又考虑到,这几个人在一起就会感觉不怎么搭了。到时候,可能谁都吃不好、喝不好。想想也就作罢了!

????在康丽的七星岛农庄坐下来,上了菜和红酒。胡英就对康丽:“今天,是一顿为梁健的践行晚宴。”康丽奇怪地看着梁健,:“践行?要出国旅游,还是进京培训啊?”

????梁健朝康丽笑笑:“我要换工作岗位了。”然后,把自己要调省里工作的事情了。

????康丽嘟着嘴:“那以后,我们吃饭喝酒岂不是很不方便了?”胡英笑着打趣道:“康丽,你怎么老想着吃饭喝酒,就不为梁健去做省长秘书感到高兴?”

????康丽:“高兴是高兴,就是不能经常见面,怕想得慌啊。英姐,难道你不会想念?”得胡英不由朝梁健看了眼。

????梁健:“康丽先会想念,而不是些为我当省长秘书高兴之类的套话,很中听。我来敬敬你,姐,你陪同吗?”康丽:“还是我来敬你们一对吧。”胡英:“什么一对啊?康丽,今天你话好像很放肆唉!”康丽反驳:“梁健明天就到省里工作了,英姐,今天你就让我放肆一下吧。”

????胡英和梁健相互看了看,对这个艳冶又能撒娇的女人没有办法。

????酒喝了一半,康丽:“梁书记,你这一离开南山县,我就担心我们的度假村,会不会又遇上什么麻烦?”梁健:“省里已经考虑,将下派干部到南山县。镜州市有胡书记在,我在省里,遇到项目上的任何问题,都可以跟我们联系的。到时候,我还会再交待一下镇上,让他们一定要做好你这个项目开发的服务工作。”

????康丽感激地再次端起酒杯:“我要再来敬你一杯!”胡英也拿起了酒杯,对康丽:“今天,我们的酒也都不能过量。点到为止。梁健还得回宁州呢!”康丽看着梁健:“梁书记,今天要不你就住下来吧,我让胡书记也在我们这里住下来。”

????胡英轻摇了摇头:“梁健的夫人还怀孕在家,他今天应该回去,我们不强留他。”康丽本来想,梁健就要离开镜州,也许梁健和胡英都需要一个私密的空间,能够呆上一晚。但是胡英却这么为梁健的夫人着想,让康丽不敢多。

????喝最后一杯酒之前,梁健对康丽:“康总,我想对你一句话。”康丽闪忽着漂亮的眼睛,问道:“请梁书记。”梁健:“永远别跟官员有金钱上的交往,就像跟我们一样,我们云淡风轻,能帮的帮,不能帮的不帮,用金钱换来的利益,会带来太多的麻烦。”

????梁健所指的,是康丽曾经有一次要给梁健股权的事情。自从那次之后,康丽再也没有提过,不过,梁健还是希望在离开镜州之前,能够再提醒康丽一次。胡英微微笑着,似是听到了,也似是没有听到。

????康丽:“梁大书记,你的叮嘱我听到了,我保证认认真真、全心全意做好生意,其他什么都不去掺和,以前的教训我还记着呢。”

????梁健和胡英、康丽道别,上了车。梁健对驾驶员谷华:“谷华,这两年你跟着我,真是辛苦你了。今天送我到宁州之后,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别回了,找个好的酒店休息一下,费用明天来跟我报销吧。”

????谷华:“梁书记,没什么,跟着你我很踏实。梁书记,这次调到省政府,是要去给张省长当秘书吗?”梁健不想隐瞒,就:“领导是这么跟我的。”谷华颇为兴奋地:“梁书记,以后是当大官的命了。给省长当过秘书,以后不定就当市长和市委书记了。”

????梁健笑道:“以后的路,怎么样还不好。”谷华:“如果以后,梁书记再回镜州当市领导,如果还需要我这样的人,来当驾驶员的话,我会很荣幸的。”

????梁健:“谷华,你的要求我记住了,如果有哪一天还回镜州,我肯定会让你来当我的驾驶员。”

????到了家里,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。梁健本来以为妻子项瑾已经睡着了,但是进了家门之后,才发现项瑾并没有睡觉,她在等着他。她正拿着一本唐诗,在轻声念着。看到梁健进来,项瑾从沙发之中站了起来。

????梁健原本以为项瑾可能会有怒色,但是项瑾过来之后,脸上带着微笑,对梁健:“你回来啦?”梁健点了点头,轻声:“还没有睡觉吗?”项瑾:“想等你来了再。”

????梁健心里顿时有种内疚的感觉。家里只有项瑾一个人,他却在外面吃饭应酬,让项瑾一个人独守空闺,还在项瑾怀孕的时候。梁健搂住项瑾:“老婆,不好意思,让你一个人在家里等。”

????项瑾:“没什么。我猜你今天就不会早回来。”梁健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呢?”项瑾:“因为,从明天开始,你就要到省里工作了啊。你镜州的朋友,肯定是要留你吃饭的了。如果在这种日子,都没人请你吃饭,那只能明你很失败啦!”梁健想想,也许项瑾是为了宽慰他才这么的。

????梁健心想,以后还是要多回家,少在外面,毕竟项瑾只是孤零零一个人在家,肯定不是特别有滋味。梁健:“老婆,你饿了吗?要不要我给你做点东西吃?”项瑾:“都这么晚了,再吃东西,就不大好了。你洗澡吗?”

????梁健喝了酒,身上有酒味,不洗澡身上不舒服,就点了点头。项瑾:“我去给你拿毛巾。”项瑾给梁健去取了毛巾来,然后就呆在洗澡房里不走。

????梁健朝她笑笑:“怎么了?”项瑾微笑着:“没什么啊,我就是想跟你话嘛,你洗你的,我不偷看你就成。”梁健笑了:“我还怕你偷看啊!”着,梁健就在淋浴房洗澡,项瑾就在外面,等着他,跟他聊着,自己刚才给宝宝读唐诗,她(他)好像有反应一样。

????梁健一边让热水冲下了脑袋,一边笑着:“难不成是天生的诗人。”项瑾:“我可不希望我孩是一个诗人。”梁健问道:“为什么?”项瑾:“我们在北京的圈子里,时不时会闯进一两个诗人,都不靠谱。”梁健笑道:“其实,并不是每个诗人都不靠谱,就像并不是每个当官的都是贪官,只不过是有几个贪的,结果大家以为都是贪官。”

????项瑾:“这我倒是相信,起码我知道的两个官,都不是贪官。”梁健问:“哪两个啊?”项瑾:“一个是我爸,一个就是你啊!”梁健:“那我所知道的,不是贪官的人可多了。”项瑾:“你只能知道你自己是不是,对于别人,我想你不好,因为贪官并不是写在脸上的。”

????关于这一点梁健也没什么好争辩的。梁健擦干了身体,从淋浴房走出来,忍不住就搂住项瑾抱了抱。她的衣服很贴身,拥抱着质感强烈,在加上从她耳边散发出的体香,让梁健忍不住,就在她脖子中亲吻了下去。

????项瑾:“你就不怕把自己给冻着啊?快穿衣服吧?”梁健:“我不想穿,抱得越紧。”项瑾也被梁健催动了身体的感觉。她在他耳边:“这次你轻一点。”梁健:“我知道了,一定。”保胎的父母都不容易啊!

????梁健是在去省政府上班的路上,打电话给傅兵的,他,自己已经去省政府报到了,以后就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了。傅兵很是愕然,这个世界变化也真快,梁书记怎么会突然走就走了?傅兵:“梁书记,你对我保密得太好了。”

????梁健只能解释道:“不是我保密,是省委组织部通知得非常仓促,我昨天才接到了电话,今天就要我去报到了。”傅兵:“组织部经常做这种事情,这点我倒是不能不相信。梁书记,那你什么时候回镜州?”梁健:“有空了,就会马上来一趟的。”

????傅兵:“那就好,我们也要为你践行啊。”梁健:“践行就不必了,反正我已经是去报到了。正经是你们来一趟宁州吧,也来看看我的办公室,然后我请你们吃饭。”傅兵:“这样也行,不过客还是我们来请。梁书记,王镇长那边,你已经告知了吧?”

????梁健:“我还没有告诉呢。你替我告诉一下吧……哦,不,还是我自己跟她吧。”傅兵:“这样好,你自己跟她比较好。”宁州的车流量,明显要比镜州热闹得多。还有很多转弯专用道,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容易出交通事故。

????给王雪娉的电话,梁健打算还是放在这天有空的时候再打吧。排队等着车辆通行。梁健感觉,到了省里,自己又等同于是重新开始。如果是再年长五年,那时梁健不是三十二岁而是三十七八岁,梁健可能不会选择到省城来。

????毕竟在下面当班子成员,已经很有当官的感觉。这和做秘书的感觉完全是两码事。所以,你要是去问问下面那些市县领导,恐怕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放弃原有的那种优渥的领导生活,重新去体味那种五味杂陈、福祸难料的秘书生涯。

????但是梁健知道,自己是不会安于在县里当一个班子成员了却终生的,梁健本能的想要改变,想要突破。为此,对于到省里来服务省长,他一点都不后悔。

????快到省政府的时候,梁健接到胡英的电话,:“我在省政府门口。”梁健问道:“这么早,你怎么就来了?”胡英:“我们是按照组织上的规矩,将你送到省政府办公厅去。”梁健问:“你是一个人吗?”

????胡英:“今天你面子大,金市长也一起来了。”听胡英这么,梁健就知道金市长一定就在她边上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