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49.第299章疑风阵阵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49.第299章疑风阵阵

笔龙胆2017-4-21 16:59:3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梁健到了肖开福办公室,肖开福竟然都不请梁健坐下。这老狐狸的嗅觉很灵敏,总是能够嗅出宏市长态度上的某些变化,然后,他对下属的态度,也就会相应作出调整。

????以前梁健深得宏市长信任的时候,肖开福也是第一时间就作出了调整,对梁健客气有加。这两天,宏市长对梁健没以前热乎,肖开福又是第一个对他冷漠起来。

????梁健懒得在意,不等肖开福话,就在肖开福办公室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他看着肖开福问道:“肖秘书长,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?”

????肖开福见梁健不经同意,自己坐了下来,心里有些不快,不过他也不能多,否则显得他这个秘书长太狭隘。肖开福盯着梁健:“最近,在服务宏市长方面,怎么样?”

????梁健知道肖开福想要探听什么,这明宏市长压根就没跟他什么。梁健才没有这么傻,会把情况告诉他。就笑笑:“没什么问题啊,都好好的。肖秘书长,宏市长难道有什么对我不满意的地方,他告诉了你,没有告诉我吗?那就请领导明示啊!”

????这种事情,不好乱的,肖开福当然知道。关键是,宏市长根本没有跟他一丁点这方面的情况。肖开福就道:“没有,没有。我只是感觉,这两天,宏市长似乎心情不太好。”

????梁健:“可能宏市长另外有什么烦心事吧?或者是秘书长太敏感了,不过这明秘书长对宏市长很关心。”肖开福被梁健这么奉承了下,心里舒坦了,:“谁叫我是秘书长呢?不关心领导的心情怎么行呢?梁健你是宏市长的秘书,你可更要关心宏市长的情况,哪怕是心情上有什么不舒畅的地方,你也要注意到,必要的时候,可以及时向我报告。”

????“好的,好的。”梁健嘴上如此,心道,我向你报告才怪呢!如果我告诉你,宏市长因为我给他吃了泻药,如今正在踌躇是不是要留下我,那还不给你一个机会兴风作浪,把我扫地出门啊!就算最后宏市长真的不要自己这个秘书,那也要挨到最后一个让肖开福知道。

????梁健对肖开福:“肖秘书长,还有什么事吗?”肖开福见再挖不出什么东西,就:“没啦,没啦。”梁健:“那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????梁健完就出了肖开福的办公室。

????几天之后,宏市长原来的专职服务员金婧给梁健打来了电话。梁健当时正和宏市长一起坐在车里,便摁掉电话,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“待会打电话给你。”

????将宏市长送回市政府,梁健回到办公室后才给金婧电话。金婧:“刚才在忙啊?”梁健:“跟宏市长一起在车上。”

????金婧声音有些低落地:“以前每天都能见到宏市长,现在我这样的,就再也见不到了。宏市长还没赶你走,明对你的感情要深得多。”这个话题谈也没什么结果。秘书和服务员不同,要物色一个好秘书是需要时间的。不准宏市长已经在物色人选了,只要人选一到位就马上让自己走人呢?这些话,梁健没有告诉金婧的冲动。就问:“最近,怎么样?”

????金婧:“原来以为另外找个工作很好找,现在觉得还挺难。这两天,我找了七八个单位了,都没找好。不是工作时间太长,就是没有休息天,一个月只休息一天的……”金婧在电话中了很多,表露出很多对找工作的不满和无奈。

????等金婧完了,梁健才道:“长湖区政府有一份工作,你愿意去吗?”金婧愣了一会儿,才:“你帮我找好的?”梁健:“没有。不能是找好。我听他们在招人,但是也是公开招的,我只是觉得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,去了不定他们马上就要你。”

????金婧:“感谢你的消息。”梁健:“如果你有空的话,不妨现在就过去。我把看到的地址发给你。”

????金婧答应了。她去了长湖区,按图索骥就来到了长湖区机关事务管理局,她到办公室自己是来应聘服务员的,办公室主任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她,赶紧把她带去见了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。

????局长就跟是在专程等她一般,问了一下她的情况,当场就拍板让她明天就来上班。并且还,他们现在正需要她这样有大宾馆工作经验的服务员,让她主管食堂内设包厢,是专门为区四套班子领导服务的,就当领班吧?薪水一个月四千块,以后干得好,还可以再调整。

????在镜州,作为服务员,这样的薪水已经不低了。一切谈妥,从机关事务管理局出来的时候,金婧不免觉得,今天实在是太顺利了!

????回头一想,想起梁健当时跟她的话,以及话的语气。她似乎一下子都明白了,梁健肯定是帮她安排了这项工作。一般情况下,领导替别人做了好事,都会主动跟对方,以便让人家承他的情,好在以后让人家学会报答他。而梁健,却做了好事,不愿意让她知道。

????他是担心,让宏市长知道他为她安排了工作!金婧并不笨,在宾馆里为领导服务了这么多年,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些官场人的做事习惯。她猜测准是如此。

????回去的路上,她给梁健打了个电话,没有别的,只是简单地了一声“谢谢。”梁健好像很是高兴的样子:“又找到了工作就好。”金婧:“以后来长湖区的时候,我就能伺候你吃饭了。我现在主管食堂包厢。”梁健笑笑:“不是伺候,我们还要你担待呢!”

????总算解决了心头的一件事。现在,唯一剩下的一件事情,就是宏市长将会怎么对待他了?这还是一个未知数!

????时间一天天过去,宏市长始终没有明确表态。梁健每天跟着宏市长处理日常事务,忙忙碌碌。第一季度的头两个月,各种会议铺天盖地,梁健忙得基本上没有时间思考那个问题。有时候,他会以为,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。

????胡英也对他,既然宏市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作出反应,那也就是,宏市长已经原谅你了,或者根本就没有把那件事当事。梁健:“不当事,是不可能的,毕竟宏市长把金婧给开除了。”

????胡英:“那倒也是。或许,他是以这种方式告诉你,事情已经过去了。”梁健:“可宏市长关于这件事情,后来一次都没有提起过。”胡英:“你还想让领导对你,事情过去了,没关系了?领导就是领导,你别期望太高了。”

????梁健心想,那倒也是。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,领导不再提起就已经很好了,难道你还希望领导亲自告诉你,他对那些事无所谓吗?这不等于告诉你,下次你还可以犯错吗?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????于是,梁健也稍稍宽心了一点,也许宏市长真的是原谅自己了。不过,在空闲下来的时间里,梁健也会时不时冒出一些否定的想法,可能宏市长只是把想法藏在了心里,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和盘托出,让他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????这一次,梁健真有些体会到,什么是伴君如伴虎。

????除了梁健之外,还有人也非常关心这件事,那就是常月。她是受了市委书记谭震林和区长周其同之命,挑拨宏市长和梁健之间关系的。这皮肤第一层已经被挑破了,见了血,常月原本以为,接着就会见肉了。

????没想到,见了血之后,就再没有往下去了,看起来还似乎有种要结痂的可能。常月于是再次私下里见到了宏市长。问宏市长,对被下药的事情,有过处理了吗?

????宏市长,他已经把那个服务员给开除了。常月,这样好了,以后我到宏市长房间拜访,就不会有人给我们下毒了。话之间,眼神飘忽迷离,让宏市长不由心中一跳。如果这个女人到自己房间里,将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。

????作为只身在外,主政一方的官员,从来没有正常的那方面生活,要没有一点生理心理不调,那是不可能的。在古代,官员都可以纳妾,就算是大房不在身边,就地纳个二房三房也不是问题,可如今当到厅级干部,异地为官那是常态。一般能够当到地市一二把手的官员,都是精力旺盛的男人,血气方刚,长久没有那方面的生活,你面对尤物一般的女人,能够始终镇定如常,那现实吗?

????为此宏市长看到常月那迷离妖异的眼神,一点不动心那就虚伪了。宏市长所能做的,就是尽力克制自己不立马将常月揽入怀里。宏市长:“你放心吧,我那里安全着呢!”

????常月又:“唯一让人不放心的,就是你那个秘书梁健。你还在用他啊?你新换的服务员会不会又被他唆使?这样不可信的人,宏市长,我觉得你还是早一天放他走好!”

????宏市长盯着常月看,让常月似乎觉得自己错了什么似地,脸上有些火辣辣,不过常月就是那么老练的女人,她很快恢复了镇定:“当然,宏市长,我了不算。我只是向你提个好心的建议。”

????宏市长这才道:“关于梁健,我会有一个好的处理。”

????梁健一直默默地为宏市长工作着。梁健都不知道这段令人难受、烦躁的日子,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。

????终于发生了一件突发事件,让梁健和宏市长之间的沉闷气氛,有了一丝改变的希望。

????南山县向阳坡镇成山村出事了。这件事与国家特高压线工程有关系。自从上次国家某网和省建设局来到镜州市协调特高压线建设问题后,宏市长对南山县的这项工作很不满意,南山县是宏市长的联系县,这件事情拿不下,不就是给他脸上抹黑?

????所以,宏市长当天将南山县长石剑锋狠狠批评了一个多时。石剑锋被批得只有点头认错的份,回去之后,就向南山县委书记葛东做了汇报。葛东虽然对宏市长在这么重大的事情上只是让石剑锋汇报,有些不满。不过毕竟宏市长是批评石剑锋,而不是表扬,所以,葛东的情绪也就只是一瞬间。既然市长发话了,他们再按兵不动,就不过去了。

????但既然宏市长将这任务交给了石剑锋,那他也不打算直接插手,最好是不插手。他知道,成山村的拆迁工作可是件棘手事,那个村的老百姓可都不是善茬。

????要这南山县向阳坡镇成山村特高压征地拆迁工作一直进展不顺,其实国家某网也有责任。按照他们的初步设计,特高压线经过成山村,但位置是从村子外两里地的山头上经过,负责征地的向阳坡村,也是根据这一要求与当地村民做了征地工作。

????为此,村民都将特高压线所要经过的山上毛竹和茶山都处理掉了。征地工作刚刚定下来,就等着开工建设了。国家某网突然,之前确定的线路有误,是当时设计的时候,稍稍出现了一些偏差,特高压不是从村子外面2公里的地方经过,而是要从村子经过,要求下面更换征地拆迁范围。

????这玩笑不是开大了吗?人家老百姓,都已经做好了征地准备,把农作物全部给砍光了,现在你国家,你们在设计上有了点偏差,特高压线不从那里过,要从他们房子过了。老百姓能够答应吗?

????镇政府将这个情况,汇报给了县里,县里也觉得上面工作太不负责任了,于是汇报到了市里。市里将情况反馈给了省里,省里又与国家某网反映情况。某网却,这种情况时有发生,调整是必然的,不能因为下面反映情况,就不调整,这可是关系线路的准确性问题!一定要处理好。

????既然事关准确性,那你早设计的精确一点啊!现在问题出现了却要下面来挑!于是市里、县里和镇里都不太满意。不满意归不满意,工作并没有停下来。上面毕竟是上面,上面的任务既然落实下来了,下面自然得想尽办法去干呐!

????但老百姓可不是机关,下级机关买上面的账,老百姓只买对自己有实惠的人的帐,如今这种情况他们肯定是不买账的。于是,征地拆迁工作的进展就如河水流到了一半,忽然就冻结住了,再也没有向前推进的可能。

????市、县、镇的责任部门都很是头疼。他们千言万语、千方百计、千辛万苦,还是收获甚微。某网和省里眼看进度实在成问题了,国家领导人对这个国家重点工程的推进速度很是不满,责问到底什么原因。某网当然不会这是他们最初设计失误造成的,而是当地老百姓不肯征地拆迁。

????国家领导人,这项工程必须按时推进,哪一段没有按时完成就追究哪一段的责任,至于给当地百姓的补偿问题,可以适度放宽政策。国家领导人是为百姓考虑的,钱这玩意,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,出不了大事。有了领导人这句话,下面就好操作了。

????适当提高群众的补助。那些砍掉的毛竹、整理的茶山按照市场价给予补偿。百姓听到政府拿出诚意来了,也有所松动了。大家开始同意拆迁。县、镇两级的工作人员差点高兴坏了,就差摆庆功宴了。

????没想到第二天,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反复。这个反复主要是来自于一个数字。这个数字是这样的,按国家4.0kv/(居民区工频电场推荐限值)标准来讲,4kv/米外是居住安全的。从成山村通过的特高压是1000kv,也是目前世界上电压最高的输电工程。这个电压,除以推荐限制,那安全居住距离就是100kv/4kv/米=250米了,250米外才能居住。

????成山村不是一个大村,由于在山坳中,居住密集,按照这个250米的限值,只要特高压从整个村子穿过,那么整个村子都在特高压的辐射范围之内了!

????老百姓一听,就不干了。你补偿再高,我也不干了!老百姓虽然爱钱,但更加爱命、爱家。

????原本有些起色的工作,又陷入了低谷。县长石剑锋被逼急了,怒了:“到底是谁在造这种谣言,一定要把他揪出来!”知情人:“石县长,这不是谣言,这话的确是有科学依据的。”石剑锋听,不悦地朝那人瞥了眼道:“但以前老百姓怎么就不知道,现在突然又都知道了!肯定是有人故意使绊子。”

????知情人:“那是因为,以前成山村在外面打工的那些男人都没有回来,现在全部回来了!”石县长问:“他们回来,怎么就知道了?”知情人回答:“成山村在外面打工的那帮人有一个特点,他们在外面就是做特高压工程的,有包工头,也有打工仔,反正基本上都是跟特高线输电工程有关系,所以其中一些信息还是清楚的。”

????石县长一听,顿感情况复杂了,这不是关公门前舞大刀了吗?下一步可真的是一场硬仗了!

????成山村从外面打工回来的男人,提出了非常明白的要求。要么,特高压线按照原来的计划,在两里地外的山头上施工,他们就屁都不放一个;要么,从他们村子当中经过也可以,但必须对他们整个村子进行集体搬迁,搬迁之后还得给每户一块地,让他们自建房子。

????这个要求在成山村村民看来,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啊。你要辐射我,我不同意,我给你出个主意,把我们搬出去呗!

????但是对于镇、县政府来,却犯难了啊!这搬迁的费用,这搬迁的地从哪里来啊?

????原本这特高压线经过成山村,也就是三个铁塔就过去了,征用的土地也是非常有限的,只是在电线下面不宜再进行农活作业的地方,把地征用了也就行了。这会倒好,要搬迁整个村子。这笔拆迁费用可相差大了。

????地方政府及时向某网反应了这一情况。某网,这绝对不行,我们的工程是有预算的,根本就没有搬迁村子的预算,只有征用少部分土地和拆迁少部分房屋的预算。这事情,你们地方自己做群众的工作!

????地方简直是欲哭无泪啊。某网拿着国家领导人的话当尚方宝剑,地方一定要把这个征地拆迁的事情做下来!他们还担心这个事情到了地市不执行,特别对省委省政府进行了施压,省里有关领导也急了,就给市委谭书记打电话,指示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!

????谭震林使用了他惯用的办法,那就是乾坤大挪移,将皮球踢给了宏市长。这某网的事情,属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,地方政府必须全力配合。市政府的一把手是宏叙,那就由他负责去推进了。

????宏叙知道这又是一件推不了的事情。心里对谭震林的乾坤大挪移很不满,但党委是领导,政府是具体干事情的,这征地拆迁的事情如果政府不去管谁去管?宏叙就又一次对南山县加码,压力层层传递。

????可能是宏市长话语之中的压力,让南山县委、县政府主要领导感觉到了头顶上乌纱帽有些摇摇欲坠,他们今天采取了进行强制措施的决定!

????向阳坡镇派出了一队人马,包括镇机关干部40人、拆迁公司20人、派出所民警和协警0多人,同时配备了三辆铲车、五辆卡车、两辆大巴和多辆领导轿车,共计百号人进入了成山村,并提前让村干部对村民宣传,如果谁家今天还不同意,就从谁家开始强拆。

????成山村是出了名的民风彪悍,据在抗日战争时期,日本鬼子进了村,就没有活着出来的,这里是未遭受日本人侵略的一方净土。当地老百姓,至今都不是好惹的。

????镇上的队伍进去后,工作仍旧没有进展,两军对垒的局势却迅速形成。成山村的百姓有几百号人,都拿着锄头、铲子、榔头等农具严阵以待,镇干部刚一进去,村里有人一声号召,就冲了过来,把镇干部们团团围了起来。镇干部们没有经过专门的应对突发事件的训练,原本进来只是装装阵势的,突然被围住后,又见老百姓手持农具,被抓一锄、被打一耙,那不是白挨了?一下子,慌不择路,落荒而逃。老百姓见逃就追,乱作一团。

????几十个民警和协警,人数太少,又没来得及接到上头采取应急措施的命令,也只好跟着撤退,最后在锄、铲、耙的追赶之下也是四处逃窜,连警车都来不及开出来。就这样,此次强制性行动,以镇上的彻底溃败而结束。镇干部中有一男两女,跑得慢了,被群众围住,带回了村里。警察被包围起来,铲车被几个会开的村民开进了村里,卡车干脆在路边被翻了个底朝天。

????镇上领导看到这个局面,都慌了。担心村民会把这三个镇干部怎么着。镇党委书记邱九龙、镇长李良商量了一下,感觉这事情弄不好会出人命,于是分头向南山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报告。

????葛东一听就火了:“你们什么意思?现在基层真是遇到问题就上缴,你们这就是典型的做法!怎么,镇干部被村民包围了,难道你们要我这个县委书记去救人啊?”县长石剑锋听了镇长的汇报,也骂了出来:“你们的执政能力到哪里去了?一个简单的强制行动,搞成了这个样子,明你们的领导能力完全经不起考验!”

????骂人归骂人,问题总要解决。下面没有执行能力,只能靠县里去领导、去支援。当晚,县委县政府专门成立了特高压事件工作组,从县级部门和其他乡镇共抽调工作人员120名,由县委副书记雷震带头,火速赶往了向阳坡镇。

????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县委、县政府也不可能藏着捂着了,主要是那三个被村民抓走的镇干部到目前还生死未卜,消息全无!

????于是,宏市长接到了南山县的汇报。

????市委书记谭震林当然也接到了有关汇报,他还是一副非常超脱的样子,一个电话打给了宏市长:“宏市长啊,南山县这个事情你多关心一下,南山县怎么会上演这样的闹剧出来!太不像话了。请宏市长协调有关领导,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吧,别再让省里领导担心了,否则我们两个人面子上都不好过。”

????完市委书记谭震林就干脆地挂了电话。

????“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吧!”得这么轻松,宏市长心里不满的想,涉及到征地拆迁的事情都不好解决。

????宏市长当然知道,这事情追根溯源还是国家某网的责任,当地老百姓并没有错。但市里不可能去找国家某网啊,人家是央企,是上级,背后还有国家领导人。现在征地拆迁上出了问题,还得基层解决。这任务归根结底还是落在基层。

????宏市长对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把要的话都了,要骂的也都已经骂过了,电话打了好几个,如果这次事情之后,还只是打个电话,那就是以电话落实电话。他这个市长这么干,下面的领导也都会这么干!

????上行下效,向来如此。宏市长觉得,在向阳坡村成山村的特高压事情上,他有必要亲自下去一趟了。宏市长叫来梁健:“你通知甄市长和舒跃波,下午我们去一趟南山县。”

????甄市长,就是常务副市长甄浩。梁健问道:“好。另外,我这就通知南山县葛书记吗?”宏市长:“好,你顺便也通知了吧。”梁健应声出门。门还没关上,宏市长又叫住了梁健:“你再去向肖秘书长明一下,就他可能比较忙,就不一定去了。”

????梁健先向常委副书记甄浩做了汇报,然后对舒副秘书长了。进入舒副秘书长办公室的时候,舒副秘书长正在看手机,神色并不是特别好,甚至可以,脸上有一片若有若无的阴霾。等梁健将情况了,舒副秘书长又朝手机看了眼。

????梁健感觉,舒副秘书长烦恼的来源,好像就是这手机。梁健汇报完问题正要走的时候,舒副秘书长突然站了起来:“梁健!”

????梁建感觉舒副秘书长声音不比平常,便停了下来,询问地望着舒跃波。舒跃波看着梁健,眼神闪烁着,似乎透着不好意思:“梁健,你跟祁芸是同学对吧?”这个时候,怎么突然提到祁芸了?

????梁健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。舒跃波微微皱了皱眉,:“梁健,有空你跟她聊聊天吧?”梁健不解地看着舒跃波,舒跃波却只是一脸尴尬的神情,并不多。梁健也不好多问。况且梁健这会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,这时候,还真没空跟祁芸聊天,就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????舒跃波很是感激地朝梁健点点头,:“那么,下午我们一起去南山县。我准备一下。”

????梁健又去了肖开福的办公室。将宏市长的原话,告诉了肖开福。肖开福的脸色一下子难看极了,不过,他嘴上还是:“好吧,你们去吧。有什么问题,及时向我报告。”梁健了声“好的”,就出来了。

????回到办公室,梁健拿起电话给南山县委书记葛东打了电话,下午宏市长会去他们那里。葛东听了有些焦虑,很客气地问梁健:“下午就来啊?为的是成山村特高压的事情?”梁健坦然相告:“主要是这个事情。宏市长主要是想跟你们商量出一个解决办法。”

????县委书记葛东问道:“宏市长要听汇报的话,我们还得准备材料。”

????领导来就要准备材料,这几乎已经是惯例了,好像领导干部,离开了汇报材料就不知道如何讲话了。但梁健知道,如果这次县里花这个时间去准备材料,肯定会被宏市长骂个狗血喷头。

????他对葛东:“葛书记,我的建议是,这次还是别准备汇报材料了。成山村的事情,是一个具体的问题。我觉得最重要的,还是把成山村特高压征地拆迁的实际情况掌握清楚,这一点,宏市长肯定要问的。”葛东听梁健这么一,顿时明白了,这次宏市长来,不是来听成绩的,是来听他们打算如何解决问题的。

????其实,到目前为止,成山村特高压线征地拆迁中到底是什么具体问题和具体矛盾,葛东并不能得一清二楚。如果汇报的时候,还是找个样子,恐怕不是仅仅挨骂的事情了,头顶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,还是一个问题呢!

????县委书记对梁健的提醒很是感谢,问:“石剑锋县长,是我来通知,还是由梁处长亲自通知呢?”梁健善解人意地:“葛书记,你还是专心想汇报的事情好了,通知由我来通知吧。反正县里准备好会议室就行了。”

????于是,梁健又给县长石剑锋打了电话,并也跟他叮嘱了几句。虽然只是几句话,对基层领导来,这也是很重要的信息,感觉欠了梁健一个人情。这种为便于工作开展的人情,有时候还是要做的。如果宏市长到了县里,县领导的汇报牛头不对马嘴,恐怕宏市长心情就不会好了。市长心情不好,梁健这个秘书也不会好过。

????午饭后,离去县里还有一段时间,梁健就走去了府办人事处。他想去看看人事处处长祁芸到底有什么问题,以致副秘书长舒跃波要让他去跟她聊聊。

????自从来到市府办工作以后,除了起初的一段时间,梁健跟祁芸的交往频繁一些,后来也就慢慢远了。这一方面是自己跟领导,工作忙;另一方面,梁健多次瞧见祁芸跟舒秘书长好像有些不寻常的交往,也就有意疏远,他可不想在这种关系当中插上一脚。

????到了祁芸的办公室,没见到祁芸,人事处的一个科员,今天祁处长没来上班,问梁健有没有事情?梁健,也没啥大事,就离开了人事处。今天,他还有重要的事情,关于祁芸的事,只能再抽时间了。

????下午两点钟,两辆车准时从市行政中心出发。副秘书长舒跃波坐了甄副市长的车。甄副市长:“跃波,不错啊,现在宏市长出去都带着你了,看来是很看重你啊,要好好努力!”

????舒跃波赶紧谦虚道:“主要是肖秘书长太忙了,才让我跟着。不过,我会尽最大努力把工作干好的。”甄副市长:“我看好你啊!”

????梁健正要跟南山县打电话,他们已经出发。宏市长:“我们不去县里了,让他们直接到向阳坡镇,我们直接在那里碰头。事情发生在镇上,到县里去也解决不了问题!”

????这突然的变化,势必会打乱县里领导的头绪。一般,领导去县区指导调研工作,很少突然改变路线。不过,这也没有什么不妥,既然宏市长如此提,梁健没有任何理由反对。

????县委书记葛东听到宏市长要直接去镇上,有些着慌了,镇上条件比较差,这两天镇上忙于解决特高压事件,镇上班子成员恐怕都下村去了。梁健,其他都别了,葛书记你们快点去镇上就行了,石县长那里就不再单独通知了。

????葛东见没有回旋余地,了“好好”,就放下电话,叫上四套班子成员匆匆往镇上赶。

????宏市长问梁健:“那个葛东在跟你强调什么?”梁健回答:“他怕镇上条件差,而且怕镇上班子成员都在村里。”

????宏市长不悦地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条件好条件差,我们不都是党的干部吗?党在多么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开展工作,我们现在有的干部,就是太把自己当作官了,都忘记了自己同时也是一名普通党员了!”

????梁健看到宏市长现在高度进入工作状态,简单的:“宏市长批评的对。”宏市长听到梁健这么,也就不再多了。

????看了看坐在前面的梁健,宏市长心里不由想,梁健这个秘书,做事情是绝对靠谱的。他做自己的秘书,很多事情自己便可以省心。唯一的问题是,这个秘书似乎还有点自己的个性,还有一套自己的做事方法,这并不是一头完全驯服的绵羊,更像是一匹外柔内刚的独角兽。只是,目前他还把那独角藏得深深的而已。

????这绝对是一个可以培养、值得培养的干部,宏市长感觉,前段时间似乎对待他不够公平。不过,宏市长很快把这稍稍的内疚压了下去,作为一个市长怎么能对一个秘书感到内疚,这是一种不应该有的负面情绪。

????宏市长、甄副市长一行人的车子开进向阳坡镇政府的时候,早已有一批人在门口候着了。

????为首的是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,后面还有四个人,其中一个是县委副书记雷震,昨天开始他就来向阳坡镇坐镇了,其他三个人,梁健并不认识,不过其中一个女子却让梁健眼睛不由一亮。这是一个年轻女子,估计三十不到,瓜子脸蛋、洁白肌肤、及耳短发,显得清纯又精神。看到宏市长他们下车,她脸上慢慢绽开笑容,梁健感觉她留在他脸上的视线微微顿了顿。

????不得不,梁健对她有些感兴趣,当然,这种情况下,就是再感兴趣他也不可能多看。今天,宏市长是有重要问题要解决才来向阳坡镇的,本来这么一个镇想要请到市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与今天的主题无关的事情,梁健都不该太过注意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