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2311戚明逼迫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2311戚明逼迫

笔龙胆2018-3-6 17:8:48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真的?真的不是吗?”梁健问道。胡小蓝:“梁省长,你怎么听到‘不是’,还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呢?”

????梁健一惊:“有吗?我怎么可能会开心呢?”也许这是潜意识里的开心,却在声音中表现出来了。胡小蓝笑着道:“你以为,你能骗得了我吗?”梁健也不再抗辩。他反而因为自己的一丝“开心”而不好意思了起来,对胡小蓝说:“方静珠女士,她人真的不错,而且也一直没有找到亲人,很让人同情。”胡小蓝说:“我很喜欢她。我现在知道,她父母以前也是华京人,所以我和她留了联系方式。有机会让她来我这里玩,同时我也可以让人帮助她寻找父母。”

????听胡小蓝如此说,梁健也稍稍安心了一些。他也从心底里希望,方静珠有朝一日也能找到自己的亲人,与家人团聚。梁健说:“既然这次找错了人,我会继续去找。”胡小蓝说:“辛苦你了!距离4月3日已经越来越近了。其实,我们姐妹俩也不应该把这个任务就压给了你。”梁健笑道:“客气了不是?如果真想要感谢我,多做两杯咖啡给我喝就行了。”胡小蓝道:“随时来呀。要不今晚?”胡小蓝也有几天没有见梁健了。

????梁健当然也很想去,但是这两天心里挂着事情。在明天下班之前,还要帮助北川把景怡的事情解决掉,否则就是自己食言了。所以,梁健说:“今天还有事,后天晚上我来喝咖啡。”胡小蓝说:“那后天晚上见,不见不散。”

????与胡小蓝说了再见,梁健就在办公室里等着。六点多到机关小食堂去吃了晚饭,又上来了。牛达一直陪同着他。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小五打了电话过来,对梁健说:“有情况要向您汇报,到那里方便?”梁健让牛达去戚明的办公室那边看了看,已经没有人了。梁健就让小五直接来办公室汇报。

????十来分钟后,小五到了,他将一杯水喝了下去,说下午到现在没有喝过水。梁健让他慢慢喝。小五没有再喝,就开始说:“景怡已经找到了。但她和她的丈夫在一起。我跟他们谈了,希望他们能够开出一个合理的价格来。”梁健问:“他们开价了没有?”小五:“他们开了价格。”梁健马上问:“多少?”小五:“50个亿。”梁健一愣,又问了一句:“50个亿?”小五点头说:“没错,就是50个亿。梁省长,他们真是狮子大开口,准备一口吃成一个胖子,以后就不用再吃了。”梁健摇了摇头说:“他们这不是狮子大开口,他们是不打算利益交换。所以,才会开出北川接受不了的高价。”

????小五有些理解不了:“他们不打算交换?那他们打算怎么样?”梁健沉默了一会儿才道:“他们是打算把北川永远死死的捏在手里。他们不打算走杀鸡取卵的短路,他们是想走养鸡生蛋的长路。”小五这才明白了,问道:“那接下去,我们该怎么办?梁省长,要不要我采取非常的行动?”这“非常的行动”,可以有很多的含义,包括了暴力。但是,梁健摇了摇头说:“我们永远不采取那些见不得光的非常行动。因为那些做法,会给我们自己埋下随时都可能会爆炸的地雷。”

????尽管梁健相信小五是自己的利器,但正因为是利器,所以更不能随便拿出来伤人。梁健对自己的定位,是有底线的,无伤大雅的小动作没什么,但是原则和底线不能破。他就对小五说:“你也辛苦了一天,早点回去休息。我再考虑一下,肯定还有别的办法。”梁健想了很久,都没有想出来,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夜。牛达来敲门:“梁省长,时间不早了,该休息了。”

????梁健只好回了招待所。因为心中纠结着事情,他知道就算去睡觉也肯定睡不着,于是他就去自我虐待般地跑步了起来。一直跑到了午夜一点钟,才洗了个澡。他出来之后,房门上响起了敲门声。

????这么晚了,只能是二乔。他过去开了门。果然是二乔,双目明亮地看着梁健。

????梁健就让在一边,让她走了进来。二乔说:“梁省长,我看你很累的样子,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好不好?”梁健说:“不用了吧?都这么晚了。”

????二乔说:“我没有关系。晚上我值班,也不能睡觉,就那么坐着又冷又无聊,还不如让我来给梁省长按摩一下,我也能有些事情做,梁省长等会说不定就能安然入睡了呢?”梁健心想,按摩的话是有肢体接触的,这是他想要避免的。二乔却说:“他们很多人去巴厘岛,就为了享受一个SPA,让人家按摩全身。我最近学了几招,您就做一次我的实验品吧。如果不舒服,以后我再也不提出给你按摩。”

????梁健有些拗不过她,就同意了。二乔说:“梁省长,你是躺在床上,还是躺在沙发上?”梁健说:“那就在客厅沙发上吧。”梁健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,二乔就侧坐在沙发边上,先给梁健按摩手臂。当二乔的纤手接触到梁健的手臂时,他浑身就是一麻,就如被电流接触了一下。

????二乔似乎真的自学过按摩一般,而且指法蛮到位,该重的时候重,该轻的时候轻,让梁健浑身都舒服了起来。按摩好了手臂,二乔又给梁健按摩大腿。梁健这时候真的是有些想法了,他的目光移到了二乔娇艳的脸上。因为在温暖如春的空调之中按摩,二乔的额头滋生着一层细密的香汗,双唇红艳如深夜的玫瑰。

????梁健涌起一种冲动,想要一把将二乔拉近到自己的身上。他非常肯定无论自己对她做什么,二乔都不会拒绝。直到今天,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,二乔会对自己百依百顺。据他对二乔的了解,她也绝对不会如景怡对北川那样来对待自己。所以,比起北川来,自己有太多的幸运。

????幸运!对,幸运!正因为是幸运,所以梁健就更不应该胡作非为!他在心里中告诫自己。男欢女爱,可以在某时某刻让人痴狂,但是过后又能如何?梁健想到了自己的使命,还有更多事情等着他去做。他不应该因为欲望而裹足不前。

????这么想着,他已经将那股欲望的火焰消解,心气也慢慢地平静了下去。他只是感觉二乔的手指在身上温柔的按着,自己却迷迷糊糊慢慢地睡着了。

????第二天,他是在沙发上醒过来的,身上盖着从房间里拿出来的被子。也许因为得到了二乔按摩的缘故,尽管睡得很晚,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,一身轻松。

????从房间里出来,去吃早饭,然后在去省政府。在这段时间里,梁健都是轻松的。但是,当他来到了办公室里,压力重新上来了。尽管过去了一个晚上,但是问题还是问题,并没有解决。只剩下半天时间了。北川在上午十点钟的时候,终于忍不住了,打了电话给梁健:“梁省长,有没有好的办法?景怡那边会不会同意不再纠缠我?”

????“北川书记,还没有谈妥。”梁健只好如实相告,“但是,你也不用太担心,还有半天时间呢,我们应该能想出办法来。”

????梁健这是在宽慰北川,更是在宽慰自己。

????一会儿之后,小五也打了电话给梁健:“梁省长,我想再去见一次景怡和他丈夫。说不定他们会改变主意,降低价格?”梁健还没有想出其他的办法,就对小五说:“那你去一趟吧。”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治了。

????但是,到了下午一点钟,小五的电话又来了:“梁省长,景怡和他丈夫还是咬定50个亿,一毛钱都不肯松口。”这下真的是没有希望了,梁健的眉头紧蹙。在下午三点钟,北川的电话又过来了:“梁省长,戚省长说再过十分钟到我房间商量事情。你说该怎么办?你那边有进展吗?”

????梁健这边当然没进展。但是,不到最后一刻他从未放弃过。他就说:“北川书记,我现在就去你的办公室。”随即,梁健就放下了手机。但是,直到此刻他都不知道,自己过去到底能做些什么。但是他必须得过去。

????接近省委大楼的时候,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。他一看打来的电话,心中一喜,马上接了起来。等听完了电话之后,梁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然后将手机缓缓地放回了口袋,走向了省委大楼。

????他来到了北川的办公室。北川瞧见梁健的神色似乎并不紧张,就问:“梁省长,我待会该怎么对戚省长说?”

????还没等梁健回答,北川的办公室门已经被推开,戚明走了进来。戚明看到梁健的时候,神色就是一变,对北川说:“梁省长怎么也在这里?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