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2195萱萱和导师来救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2195萱萱和导师来救

笔龙胆2018-3-6 17:5:21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省书记沈伟光、省长戚明、指导组长及挂职副书记北川、常务副省长梁健、纪委书记章平心、副省长杨琴,在省委这边的会议室内,再度坐了下来。沈伟光朝戚明看了一眼,缓慢地说道:“戚明同志,还是出人命了,一个接种疫苗的儿童不治生亡!”戚明当然也已经收到了消息,他的脸色也呈现了灰色:“沈书记,我们政府方面有责任,我们的食药监管没有履职到位,我们的医疗救治没有及时跟上。”

????沈伟光目光不再看戚明,而是扫过了所有人:“责任已经去追查了,相信要弄清楚也不难;现在关键是不能再死人!杨琴,你来说说,该怎么办!”沈伟光平常称呼班子里的人,一般都是带着职务的,今天沈伟光对杨琴直呼其名,足见她对杨琴的不满。副省长杨琴当然也立刻感受到了压力,声音很压抑地回答:“沈书记,我们已经让有关专家在抓紧临床诊断,找出最有用的药物来遏制病症。”

????这一句话也是一个交代,若在平时领导可能会提出“那你们一定要抓紧”这样的大体要求,也就过去,但是沈伟光今天却没有这样,而是紧盯不放,又问杨琴:“你们现在是哪个医院哪个医生,主要在负责受害儿童的救治工作?”杨琴回答:“由省儿保和省疾控中心的专家在负责。”沈伟光继续追问:“省儿保的院长和领衔专家,能不能让他们过来,我要详细问问他们情况!”由此可见,沈伟光是想掌握第一手的情况,他对杨琴的工作已经难以信任,担心自己如果不弄明白,问题就会演变得越来越严重。

????作为一把手,当手下不得力的时候,就容易产生怀疑,会想去插手和过问一线工作。这种方式其实不可取,但往往又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在座的人,哪一个不明白其中的意味?杨琴更是没脸,她说:“可是,现在医院和医生都非常繁忙,如果让专家赶过来,又赶回去,恐怕就会耽误很多的时间,也许会贻误一些儿童的救治。”

????这的确也是一个问题。沈伟光听杨琴这么一说,也有些犹豫了,但他心里仍旧不放心。这时候,金灿就在梁健耳边说了一声:“可以使用手机视频的方式,进行线上交流。”

????梁健一听,觉得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,就对沈伟光说:“沈书记,我有一个建议。现在时间的确紧迫,争分夺秒,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路上。沈书记完全可以通过手机视频,向专家询问有关情况。”沈伟光平时新媒体用得不多,没有往这方面想。听梁健这么说,立刻道:“就这么办。”

????技术人员立刻来了,与省儿保院长和疾控中心主任等人建立了联系,还将狭小的手机屏幕连接到了投影仪,这样一来,就看得清清楚楚。省儿保院长和疾控中心主任正在一起办公,这会儿先后都出现在了屏幕上,逐一向沈伟光、戚明、梁健、章平心等人问好。这是套路,也是习惯,不能得罪和疏忽任何一个领导。平时是这样,在紧急关头也改不了。

????沈伟光失去了耐心,斥道:“你们都给我走开,把视频交给专家!”省儿保和疾控中心主任只好让在了一边,省儿保专家钟军、省疾控中心疫情应急处置办主任吴建国、疾病病原生物检测鉴定所长梁祥出现在了视频中。沈伟光就急切地问了第一问题:“现在,发病的儿童有多少了?”省儿保专家神情严肃地道:“报告书记,目前19个孩子突发脑炎,还有36个孩子皮肤出现溃烂,还有19个儿童出现小儿麻痹症状!其中,2个孩子已经救治无效而死亡了。”会议室内的人一听,无不心中一惊。这个数字上升得太快了!给人一种急速蔓延、无法收拾的感觉。

????沈伟光更加心焦,但是他强自镇定,问出了第二个问题:“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?你们找出原因了没有?”省疾控中心疫情应急处置办主任吴建国,说道:“根据我们的分析,主要是减活疫苗中活细菌或病毒造成的感染。”疾病病原生物检测鉴定所长梁祥又说:“我们对问题疫苗进行了检测,发现大批量的疫苗都有过离开‘冷链’储藏的问题,有些已经失效,但更为严重的,还是减活疫苗中的活细菌和病毒,进入儿童身体之后导致病变。原本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是非常小的,然而问题还是发生了!”

????这三个专家这么一说,会议室的所有人基本上都已经听懂了!杨琴的心中,已经将自己的侄子骂了一千一万遍。有多么懊悔允许侄子进入江中的疫苗市场,也只有杨琴自己心里清楚。但是,这种懊悔已经毫无意义。她现在心里想的是,必须尽快跑到华京去一趟,千方百计来挽回自己在华京方面的印象。老首长,她是好久没有去找了,但这次不找肯定是不行了。

????沈伟光也已经很清楚了整个情况,他问出了第三个、也是最关心的问题:“现在,你们有没有找出可遏制病情的药物或者其他办法?”这个问题一问出,那三个专家都愣住了,你看我、我看你,却是无言以对。

????一直在一边的戚明也忍不住了,大声冲着屏幕喊道:“沈书记在问你们呢!现在你们有没有找到有效药物,有没有找到解决办法!给我回答!给我回答!”屏幕上的面孔变了,那三个专家被省儿保院长取代:“沈书记、戚省长,我们所有的专家都在全力以赴抢救。可问题是,病毒库中没有病例,。要重新进行分析、检测和比对,才能发现什么办法最有效,所以没有这么快啊。”戚明喊道:“难道,你们就眼睁睁看着那些孩子发病、死亡!如果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,我们平时养你们这些院长、医生干什么!”戚明的眼睛都红了,一方面他的确也是关心儿童,这点同情心戚明是有的;另一方面他也是关心自己的前途。

????沈伟光见到戚明处在情绪失控的边缘,就说:“戚省长,你先冷静一下。”他又对省儿保院长道:“如果实在不行,向华京、海中有关医院和专家求援。”省儿保院长哭着脸回答道:“沈书记,不瞒你说,我们私下里已经做了这个事情,并把有关病理报告发给了华京和海中儿童和疾控方面最顶级的专家。他们都没有碰到过类似的情况,所以也没有什么把握可以立刻解决。其中,华京医院的儿童顶级专家说,也许只有像伦敦或日内瓦的世界级顶尖医学机构,可能储存着有关案例,因为他们的案例都是来自全世界的,比我们丰富了很多。但是,要联系到他们,还没有找到这样的资源和人脉,而且这些机构,很多都是保密性极强的……”

????伦敦或者日内瓦的顶级医学机构?这几个字深深扎入了梁健的脑海之中。他立刻就站了起来,向着外面走去。沈伟光看到梁健出门,就问:“梁省长,你去哪里?今天的问题不解决,大家都不能离开。”梁健道:“我去洗手间。”沈伟光才不说话了。有些人听了,心里想笑,但是没有人敢笑出声来。

????梁健是真的去了一趟洗手间。从洗手间出来之后,梁健没有立刻回到会议室去,而是掏出了电话,看着一个号码“古萱萱”。他犹豫了片刻,还是拨通了古萱萱的电话。已经是深夜,古萱萱显然是从睡梦中被吵醒,声音好听但是带着浓重的睡意:“喂?是谁?”显然,她都没有看是谁打来的。

????听到了梁健的声音之后,古萱萱好像清醒了许多:“梁健,是你?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?”梁健抱歉这么晚打扰她,但还是对她说了江中儿童问题疫苗的疫情,说江中和华京的专家都没有办法,他想到了她和她导师安妮都是伦敦方面的专家,麻烦让她帮助看一看。古萱萱立刻说,你赶紧用手机发给我病情,我立刻就看。梁健就立刻将手机中有关的图片、信息都一股脑儿发了过去。

????古萱萱回复了他几个字:“你等我两分钟。”梁健就站在过道里等待了起来,他从一扇窗口朝外望去,是平静的大院。但是他知道,有多少受害儿童的家属,如今都在心急如焚!他甚至生出了祈祷的心思,但愿古萱萱和她导师能有办法。

????这时候,金灿从会议室内出来,很有些抱歉地道:“梁省长,沈书记说让你回到会议室继续商量,只要问题不解决,大家都不要休息。”梁健苦笑,他还从来没有看到沈伟光这么着急过。梁健看了看手机屏幕,还没有回音。他只能朝会议室内走了进去。

????会议室内压抑而沉闷。戚明看到梁健之后,就说:“梁省长,我们在研究重大问题,你也要带个头,不要随便出去了。”这种要求,完全是泄私愤。这时候,梁健的手机响了,古萱萱发来一行字:这种病情我们熟悉,能解决。让你们这里的医生与我联系,先用药。我和导师已经出发,专机过来,一个半小时到。

????梁健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。然后,这时候,戚明还在针对他:“梁省长,请你的手机放在静音,行不行!”

????本来,梁健还想给戚明一点面子。但是,戚明三番五次拎不清,这点面子他就不配有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