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_2191古萱萱身材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_2191古萱萱身材

笔龙胆2018-3-6 17:5:14Ctrl+D 收藏本站

古萱萱缓缓转过脸来,看到梁健的那一刻,她就愣在了那里。也许,她是怎么都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上梁健吧?梁健也看着古萱萱,几年不见,古萱萱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,只是眼神之中,似乎多了一份意蕴、多了一份色调。一直以来,梁健都认为,古萱萱是他所见过的最美的女子。当然,这只是从外貌来说,如果还要衡量气质的话,她的美也是跟项瑾不分伯仲的。
????咖啡馆中,此时却正好响起蔡健雅磁性、柔情的慢歌:动情是容易的,因为不会太久,远~远~的彷佛可以触摸……留恋是不幸的,因为曾经拥有……把最初的感动钜细无遗的保留心中,不容许让时间腐朽了初衷,所以放手,所以隐藏……深爱是残忍的,它不喜新厌旧,你我同困在这漩涡……无奈我们看懂彼此是彼此的过客……
????在这悠缓、忧愁的歌声中,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,好像时间停格了一般。梁健忽然醒悟了过来,走向了古萱萱,脸上露出了微笑:“萱萱,好久不见。”古萱萱也笑了,如花朵般缓慢绽开地笑。两人的心都已经从起初的惊讶,调整了过来。
????尽管歌声还在幽远地唱,但是心情都已经磊落。古萱萱说:“梁健,你先坐一坐,我去买几杯咖啡。”说着,她就转身走向了柜台,点了三杯咖啡,又回来了。她把其他两杯咖啡,放在了隔壁的小桌子上,阳光下咖啡杯中冒出了一缕缕的热气。
????梁健好奇地问道:“还有人?”古萱萱点了点头说:“是我妈妈,还有我牛津的医学导师,也是我妈妈的好友。”古萱萱去了牛津吗?这几年来,看来古萱萱变化也挺大的。梁健点了点头,他笑着对古萱萱说:“你妈妈王夫人,上次跟我说,你已经结婚了。然而,巧的是,你的表妹金小楠到我们江中来担任指导组组员,她向我透露,说你还没有结婚。”
????古萱萱的皮肤在窗外透进的阳光下,就让透明的一般,她朝梁健微微一笑说:“是我让我妈妈这么说的。”“噢……”梁健不知该说什么、怎么说。
????这时候,又有两个女人推门进入了咖啡馆。前面的女人,正是王夫人,高贵的风韵一如既往;跟在她后面的女人,身穿米色的风衣,戴着一副黑边框的眼镜,也很有气质。她们看到了古萱萱,就朝她走了过来。王夫人马上看到了梁健,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惊讶和一丝担忧,她看了看古萱萱,见她情绪是稳定的,才略微地放心了。
????梁健主动招呼道:“王夫人您好,我在这里喝咖啡,凑巧碰上了你们!很高兴。”王夫人也是温婉地一笑说:“是啊,也是好久不见了。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安妮教授,她是英籍华人,牛津教授,也是全球着名儿童医学专家。萱萱目前跟着她学医……安妮教授,这是梁健,他是江中省常务副省长。”安妮教授很大方,她朝梁健伸出了手来,梁健也很礼貌地伸出手去,握了握手。
????王夫人对梁健说:“你和萱萱也难得见面,她过几天也要回伦敦去了。你们好好聊聊。我们就在边上喝咖啡。”梁健说:“好。”王夫人就和安妮教授到边上的桌子旁一边喝咖啡、一边聊天去了。
????梁健和古萱萱重新坐了下来。梁健说道:“没有想到,你会去学医。”古萱萱笑着道:“这是我从小以来的梦想,以前没有条件实现。如今可以做些自己的事情,我就去了。我妈妈也很支持我。安妮教授是她很好的朋友,也是国际知名的医学专家,我跟着她学习了五年了,感觉自己也长进不少。”梁健笑着道:“那你现在岂不是也能给孩子看病了?”古萱萱说:“一般都没有问题。临床是我学的一部分,一些非典型的疑难病症才是我们研究的重点。这次是一位首长的3岁孙女,身体出现了罕见的病症,他们本来是请我过来的,但是对这种病症我没有把握,就把我导师也请来了。她正好也回华京来看看老友。”
????梁健:“首长的孙女,现在看好了吗?”古萱萱笑着道:“看好了。我看了之后,发现正好与我们已经破解的病毒相似,使用了相关药物,小孩就好了。”梁健笑看着古萱萱,点了点头,就说:“医生的职业很高尚,我觉得也适合你。”古萱萱说:“我听说你也有两个孩子,如果身体有不适可以找我问。当然,最好是不要找我。希望他们都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的。”梁健说:“谢谢。”
????这么几年过去了,梁健和古萱萱的身份和阅历都发生了变化,但是面对面坐在一起,说话并无障碍。只是以往那般的轻松自在、无所顾忌,却是无法再重现了。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梁健站起了身来,说道:“我得回去吃饭了,也不打扰你陪你导师了。如果有时间的话,欢迎你带着你的导师,一同来江中,我全程陪同。”古萱萱说:“没有问题,肯定有机会的。”
????梁健又与王夫人、安妮教授告别,离开了咖啡馆。他向路对面走去的时候,故萱萱就站在咖啡馆内,望着梁健走远,直到梁健坐上一辆车离开。
????古萱萱刚到王夫人他们的旁边坐下,安妮教授就笑着问:“萱萱,你就是为了这个男人,不再交其他男朋友吗?”古萱萱也不隐瞒,点了点头。安妮教授点了点头,又轻轻摇了摇头,也不知道到底是表示理解,还是认为不值。
????梁健回到了家里,保姆已经给他们做了午饭。项瑾看着梁健有些失神,就问他:“在毕部长那边,谈得不是很开心?”
????其实,梁健自己是最清楚的,他是因为古萱萱才有些失神的。假如古萱萱如今已经结婚生子,过着幸福的生活,那他反而会心安理得。但是,自从听说古萱萱为了自己至今未婚的事情,他就感觉自己似乎亏欠了她一般,心头隐隐有一种愧疚。
????但是这些话,显然不适合对项瑾说的。虽说,夫妻之间应该无话不说。但是,有些东西终归还是得自己来消化。假如告诉了项瑾他面对古萱萱时的愧疚感,让项瑾怎么办呢?所以,梁健就没有说古萱萱,而是顺着项瑾的话题说:“毕部长告诉了我,现在又有一个机会,汉东省副书记岗位马上要空出来了。如果我想去的话,就可以过去。但是,我选择了留在了江中,把目前的工作做好。”项瑾点了点头:“我支持你。”但是,项瑾似乎察觉到,梁健的失神,并非完全是这个原因。
????下午,梁健一直在家里,陪同两个孩子看书,玩院子里的沙坑,慢慢地心情也就平复了下去。目前,对自己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妻子、两个孩子,曾经的过往就让它随风而逝吧。到了傍晚,梁健驾驶项瑾的车,带上了两个孩子一同前往老唐的别墅。
????这还是梁健第一次瞧见老唐在厨房里,犹如一个居家老男人一般忙忙碌碌。梁健母亲李园丽让他们坐下来,在客厅之中竟然已经准备了两套玩具,都是酷高出品。霓裳和唐力看到了,就都开心地跑过去玩了。李园丽开始陪着项瑾说话。梁健明显感觉到,无论老唐,还是李园丽,对自己和项瑾都多了一丝温情。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生中重要的事情也在变化。
????一会儿之后,老唐就开始上菜了:“来吧!开饭了。”两个小的也已经饿了,扑到了桌子上拿起果汁就自己倒。霓裳用筷子夹起了一快红烧肉塞进了嘴巴,说道:“太好吃了!太好吃了!”老唐脸上顿时露出了对霓裳的格外疼爱:“霓裳乖!”老唐又得意地看向梁健道:“你看看,孙女都认为我烧得好!别以为我没厨艺,我只是不轻易展露而已!”李园丽在一边对项瑾说:“你看他,给点阳光就灿烂!”项瑾却说:“我相信,应该味道是不错的。”
????老唐说:“来来来,项瑾快来尝一尝!梁健,你也坐下来。我们都来喝一盅。”项瑾说:“我开车就不喝了!”老唐说:“今天就喝一点吧,晚饭后我让驾驶员给你们代驾回去。”李园丽这会儿倒是替老伴说话了:“我们都喝一点吧,老唐今天把酒窖里32年陈的茅台拿出来了,我们不能让他一个人喝了!”项瑾笑了:“好吧,听妈妈的。”
????人坐下了,酒倒好了。酒香四溢。举杯的时候,忽然别墅外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。老唐和李园丽都奇怪地互看了一眼,酒杯放了下来,示意保姆去开门。
????一会儿之后,只见几个人大步流星冲了进来。“吆!一家人偷偷地在享受天伦之乐啊!”唐靖宇讨厌的声音响了起来。跟在后面的是唐宁一、唐老七、唐老幺等人。这几人的不请自来,使得餐厅中的气氛立刻变了。
????唐老七的鼻子嗅了嗅,闻到了酒香味,他看到项瑾面前的杯子中有酒,就拿了起来,说:“这酒好香,我来尝一口。”说着,就要喝酒。
????“放下!”一个坚定、严厉的声音响起,这是梁健的声音。
????唐老七却笑看着梁健,带着嘲弄地语气道:“梁省长,你不会这么小气吧,给我喝杯酒都不肯?”梁健淡然地说:“这个杯子不是你可以碰的。如果要喝,另外再拿一个杯子。这是我们家的规矩。”
????(本章完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