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_2183成局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_2183成局

笔龙胆2018-3-6 17:5:0Ctrl+D 收藏本站

这个责任有谁来担?这之溪路改建的事情,是华京指导组提出来的。其实也就是,费海和北川提出来的。可来得及、来不及的问题,却又要问江中由谁来担责任!这指导组就是做这个事情的吗?这是梁健的腹诽之言。
????但梁健仅仅只是藏在心中。对待不同的人,就要用不同的办法。对待费海这种逞口舌之利的人,最好的办法,就是以无视视之。所以,梁健根本就没有回答费海之问,转而对北川道:“北组长,你说呢?这个责任该由谁担?”北川瞥了眼费海,又瞧着梁健道:“我们指导组既然提出了改建的意见,江中省也接受了指导组的意见,宁州市又负责具体的改建工作,那么该谁的责任,就由谁来担。当然,我们希望,大家都能各自履行好各自的责任,谁都不用担罪责。”
????这话等于是什么都没有说。但是,只要是你说了话,那就会暴露出信息。梁健问北川责任应该由谁担,本也不是真的就幻想指导组会为他们承担责任,而是想更深入地了解北川这个人。如今,他通过这句话,对北川也是更为了解了。于是一笑道:“两位组长请放心,既然我们江中省委、省政府已经接受了改建的任务,自然不会怠慢。江中一直是负责任的大省,就算没有指导组,我们也会把工作做到最好!”
????梁健的话里行间,似乎是在传达出“指导组是多余”的意思。北川和费海在华京官场混迹这么多年,早就修炼出了听话听音的本事,哪有听不出来的?但是,梁健却又没有明说,他们自然也不能指责梁健就是这个意思。憋屈就憋屈在这里。费海就在一边再度威胁道:“希望你们江中抓紧,到时候我们还要督察进度。”北川觉得费海的话有些不妥,就道:“我们会关注改建的进度和质量。”
????梁健朝他们一笑道:“这个是自然的,我们也会邀请指导组到现场指导。这会儿,失陪了。”说着,梁健就朝省政府大厅之中走了进去。北川和费海都朝梁健看了一会儿,然后北川说:“我们走。”费海还是不服气地道:“不就是一个常务副省长吗,怎么这么牛气!我真有些怀疑戚明的掌控能力,好像对梁健根本就没有办法似的!”
????北川一边走,一边轻摇了下头道:“没你想得这么简单。一个省长就一定能拿一个副省长怎么样吗?这还要看背景。戚明在华京的背景已经不在了,但是梁健在华京的背景很强势、也很复杂。到了江中之后,你也看到戚明很支持我们。他为什么要支持我们?还不是看中我身后的背景吗?戚明想要我和梁健干起来,最好能把梁健弄走,他也能攀上我这方面的关系。但是,我有必要跟梁健对着干吗?对我又有什么好处?”
????费海听北川这么一说,似是看清了未曾看清的事实,就说:“北组长说得有道理。但是,我们指导组提出来的事情,梁健他们假如老是反对,也不是个事儿。到时候,还让我们怎么指导?还要我们这个指导组干什么?”北川道:“这个你放心。他们要反对,就让他们反对好了!我们提出之溪路改建的事情,他们不是反对得很起劲吗?可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呢?还不是按照我们的意思来进行改建?”
????费海一听就笑着道:“组长说的有道理。他们反对得越厉害,最后还是得按照我们意志来,这样对他们的打击也就越厉害!组长真是棋高一着!”这次,北川没有回答,坐进了车内,他朝窗外望去,却什么风景都不看,情绪就很复杂了。他自问,我真的是“棋高一着”吗?
????傍晚,省书记秘书小卢打电话来邀请梁健到书记那里去。梁健到了沈伟光的办公室里,沈伟光就从位置上站起来,说:“梁健同志,来啦,坐!”今天的沈伟光显得比平日更加客气。梁健又警惕了起来,会不会又有什么棘手的事?在政界这么多年干下来,他总结出了一个经验,当领导对你特别客气的时候,别以为有什么好事了!如果领导对你客气,你认为是有好事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????假如你能站在领导的角度想想就明白了。如果我要给你好处,比如要提拔你、要给你加薪,我干么还要对你特别客气呢?应该是你下属对我特别感激才对呀。那什么时候,领导才会对你特别客气呢?那就是让你做出牺牲的时候。比如跟你一同进来的同事要提拔了、但没有你的份儿,又或者是一项工作没有人干、只能让你辛苦去干的时候,甚至是领导要你走人的时候,才会对你特别客气。
????今天沈伟光忽然对自己这么客气,肯定就有事!梁健几乎都可以打赌。所以,梁健一点都不急切,缓缓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上了茶,梁健也喝了。沈伟光才似乎关切地问道:“梁省长,之溪路改建的事情,已经在开始了?”梁健不慌不忙地道:“已经进入整体外观设计阶段了,两天之后工程项目招投标。”沈伟光道:“梁健同志,这段时间啊,我也一直在观察,越来越发现,只要是有梁省长你主持的工作,都能有条不紊地推进。我们江中真是少不了你这样的领导。”这又是一句夸奖的话,梁健忙道:“沈书记过奖了。我很感谢沈书记对我工作的认可,可是我也知道,我们的工作谁干都是干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被取代。”
????梁健这说的不是客气话,而是实话。但是,很多领导却不承认、更不愿意说出来而已。沈伟光听梁健这么说,倒是一愣。这不等于是说,他沈伟光也能被人取代吗?沈伟光心思一晃,脸上增添了一丝的笑意:“梁健同志,你说得也是实话。但是,每个人做事的效果,还是大有不同。这次,之溪路改建,指导组很重视,所以要辛苦你多盯着点。”梁健回答说:“既然省委省政府确定我是常务副组长,我自然会重视的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。”沈伟光的目光又从梁健的脸上,往上移动了上去,几乎跳到了天花板上。随后说道:“但是,这次的互联网大会筹备工作,涉及方方面面,是一项庞大的工程,并非仅仅只要做好之溪路的改建工作就行了的。你看,这里又有一件事情,你拿去看看。”说着,沈伟光就几张纸,递给了梁健。
????梁健迟疑了一下,还是将那几张纸拿过来,快速浏览了一遍。随后,他又放到了沈伟光的面前:“沈书记,这是政法、统战方面的工作,我建议由政法委、统战部一同研究对策并处理。”沈伟光说:“谁说不是呢?可现在副书记空缺,政法书记原本也是有副书记兼任的,所以我看,是不是由……”梁健还没等沈伟光说出来,就道:“我建议由挂职副书记北川组长来协调处理这个事情,这才是最名正言顺的。”
????沈伟光道:“话虽这么说,但是北川组长毕竟对江中情况不熟悉,这次涉及得又是一个非法-组织的事情。我怕处理起来会有麻烦。”沈伟光的意思,是要让梁健来接过这个任务。但是,梁健却没有这么傻。“什么棘手的事情,都往我身上扔?”梁健就道:“我们大家对工作,都有一个从不熟悉到熟悉的过程,况且北川组长曾经担任过县委书记、市委组织部长等职,具有丰富的群众工作经验,相信他肯定能妥善解决问题。
????梁健又道:“我还记得,沈书记上次说过,要给北川组长建立政绩的机会。如果真要给,就应该给这样的机会。我相信,北川组长也是乐于接受的。”梁健的这番话,让沈伟光一时竟然难以反驳,但他还是道:“你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那么这样吧,这个事情的协调处理,主要由北川组长去负责,我会跟他谈。但是,你也要协助他,毕竟你也是我们大会筹备组常务副组长,凡是在大会筹备期间的任何事情,理应关注、掌握,甚至处理的。”
????这个理由,梁健却很难拒绝,就说:“这我明白。我尽量做好有关协助工作。”从沈伟光的办公室里出来,梁健还是忧虑了起来,随着大会的临近,棘手的事情,似乎越来越多了!除了今天沈伟光拿出来说的事,也许还会有其他的麻烦事,在等着江中去面对呢!
????下班之后,梁健就赶去了项瑾他们下榻的宾馆。他本来想要陪同项瑾吃个晚饭,但是项瑾与她的同事们在宾馆中要了一个大会议室,正在商量整条街的设计工作,桌上又是盒饭,且已经吃过了。项瑾看到梁健后,笑笑说:“你带霓裳和唐力早点去睡吧。他们一个白天都陪着我们,已经很累了。太累了,容易抵抗力下降,不能让他们生病。”
????梁健只好陪着两个小的,到宾馆房间,给他们洗澡、读书,俩小的真是累了,一会儿就呼呼睡着了。
????梁健又回到了会议室,瞧见一台电脑中,一条之溪路的建模,正在缓缓地形成。
????(本章完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