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_2165带回宁州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_2165带回宁州

笔龙胆2018-3-6 17:4:28Ctrl+D 收藏本站

到了底楼之后,梁健和何洁玉就听到了空调外机“嗡嗡”的巨响。而眼前的通道又是阴暗又是狭小,给人很沉闷的感觉。何洁玉看了看有些后怕:“这里会有人吗?”梁健说道:“我们先去看一下。”
????经过刚才的一顿猛烈的撞击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此刻的吴成、吴欣月父女也已经精疲力竭,坐下来休息。所以过道里,也没什么声音。梁健和何洁玉在过道中摸黑前行,却听不到什么声音。何洁玉就喊了一声:“有人吗?有人吗?”空调外机的声音很响,几乎把其他声音都掩盖了。没有回音,何洁玉和梁健互看了一眼,都有些失望。
????梁健又鼓起了劲,喊了一声:“吴成!吴欣月!”梁健用劲的喊声穿透了空调外机的声音,透入了铁门。吴欣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脸上露出了惊喜:“爸,好像有人在叫喊我们的名字!”“吴成!吴欣月!”梁健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????“我们在这里!”“我们在这里!”吴成和吴欣月都欣喜若狂,拍打着铁门。何洁玉也很欣喜:“他们真的在那里!”这证明她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。何洁玉首先奔跑到了门口,想要拉开铁门却打不开:“这门是被锁上的!”梁健打开手机,使用手机电筒四处寻找,瞧见边上有空调安装留下的的铝合金边角料。梁健捡拾了起来,他将手机给了何洁玉:“赶紧打电话给小五。”说着,梁健就开始用边角料狠狠地砸门锁,发出“嘭嘭嘭”的声音。
????这金属碰撞的尖锐声,传递到了二楼,浴场中的大堂经理和保安人员都听到了:“在底楼!”他们通过楼梯冲了下来。何洁玉也听到了杂沓的脚步声,就对梁健说:“他们好像来了。”但是,梁健仿佛没有听到,仍旧用力砸着门。忽然“咔嗒”一声,门锁被砸落。梁健用力一拉,门打开。里面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影。“谢谢!”
????吴成和吴欣月还有很多感谢的话要说,但是过道那头一下子就多了那么多人,两人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因为他们知道,自己还没逃出去,又要多两个人被关在一起。跟踪者朝大堂经理喊道:“把他们抓起来,都给我关到里面去。”“兄弟们,上!”大堂经理喊了一声,手中也握着棍子逼近了过来。
????梁健忽然朗声道:“你们敢!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?非法拘禁,你们老板就要坐牢了!你们这些人如果轻举妄动,就是帮凶,也一起跟着坐牢吧!我看你们无非也就是打工仔,值吗?”走在前面的保安忽然停住了、不动了。
????大堂经理冲后面的保安道:“愣着干嘛,还不动手!跟着老板这么久了,我们老板什么时候出过事!我们老板有大官罩着,还怕这几个人吗?如果你们不动手,今天就给我滚蛋!动手的,今天每人五百奖金!”那些保安其实也不过是底层人,听说老板有大官罩着,也就有恃无恐地向着梁健他们逼了过来。
????梁健将手中的边角料挥舞着,与对方的棍子猛烈撞击着,发出“嘭嘭”地声音。但是对方的人实在太多,而且他们的棍子挥舞起来更加方便。梁健舞到了几个人的身上,那几个保安嗷嗷叫着,退了出去,但是马上又有保安冲了上来。梁健一不小心手臂上也吃了一棍。锥心之痛。但是,梁健没有哼一声,继续抵抗。女副县长何洁玉似乎感到梁健受伤了:“你没事吧?”梁健牙咬道:“没事。”
????但是,几个保安随之又一同冲了上来,梁健的棍子被砸落在了地上。那几个保安狞笑着:“他手上已经没东西,给我好好地打!”女副县长何洁玉喊:“你们不能打!他是副省长!”在那些保安和大堂经理听来,这是今年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!大堂经理喊道:“他是副省长?我还是省委书记呢!给我好好打,到我们安足浴场来搞事,打得他没有生育能力!”那些棍子一下子就向着梁健招呼了过来。
????梁健心中苦笑,自己堂堂一个副省长,今天要被这群保安打了!这也算是奇耻大辱吧!
????“嘣”的一声,在底楼通道中炸响!“谁都给我不许动!谁动,我就冲谁开枪!”一硬朗的声音响了起来。这是枪响!
????那些保安都不敢动了。随之,黑暗的过道就被照亮。“我们是警察,都不许动!”这是镜州市公安局的秦队长。小五也跟了进来,将那些保安推到了一边,赶到梁健的身边:“梁省长,你没事吧?”梁健强忍着手上的疼痛,说道:“我没事,快带这对父女走!”秦队就上来对吴成和吴欣月道:“来吧。”小五则继续护在梁健的身边。
????大堂经理却拦住了秦队:“你们是什么警察?警察从来不来我们浴场!”秦队才不管他,一脚踹在大堂经理的肚子上,说道:“我们是人民警察!”那个大堂经理被踹翻在地,其他保安看到他们手中有枪,都不敢动。秦队的人就护着那父女、小五护着梁健和何洁玉,从浴场里出来。边上拥上来不少看热闹的人,都被秦队带人驱散。
????到了车旁,梁健就对秦队说:“你们赶紧护送吴成和吴欣月回宁州。我会让小五跟你联系好住所。”秦队马上说:“是。”梁健又让小五驾车跟在他们的车子后面,一同到达了宾馆驻地。梁健带女副县长何洁玉到了自己的房间,说:“你今天不能回去了。住在这里吧!”何洁玉看了看梁健的房间,尴尬地问道:“我住在你的房间?”梁健笑道:“当然不是!你等等。”不一会儿,熊叶丽就敲门进来了。
????梁健对熊叶丽简单说了几句,然后让熊叶丽带着何洁玉一同到她的标准间休息去了。安顿好了何洁玉,梁健给毕部长的秘书打了电话,问毕部长休息了没有,他想要拜访毕部长。秘书苏小棚去请示了一番,说毕部长在等他。梁健就来到毕部长的房间。
????毕华看了梁健一眼,说道:“你怎么看上去风尘仆仆的?”然后,让秘书苏小棚给梁健去倒茶。梁健就毫无保留地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向毕华作了汇报。毕华听了之后,沉吟道:“一个领导出了问题,破坏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。小棚,你把那封检举信给梁省长看看!”秘书苏小棚就从包里取出了一个信封,递给了梁健。
????梁健很是惊讶地接过了信,看了一遍,越看越是惊心。毕华部长说:“那个郁波红简直就是为所欲为,在县委卖官鬻爵、插手工程,什么都做,就是因为省里某个同志罩着啊!我才刚下榻,这封检举信就来了。梁健,虽然我是被你拉到乌山这个坑里来的,但是这个事情我支持你!虽然你不是纪委书记,但是你要调动力量,就把整个事情查到底!”梁健心里很是感动,但是他同样也很担忧,他说:“毕部长,这个事情,我肯定要管到底了。不过,我现在最担心的,是今天我把吴成和吴欣月父女给救走了,我担心那个县委书记郁波红会狗急跳墙,作出疯狂的事情来。万一威胁到毕部长的安全,那我就太对不起毕部长,也对不起组织了!”
????毕华一笑道:“你认为他们有这么疯狂吗?”梁健说:“他们本身就很疯狂。”毕华笑道:“那今天晚上,咱们就不睡觉,我要给银怀市的这些干部上思想政治课!”
????吴成和吴欣月被梁健救走,让郁波红简直抓狂了。他只好给高安雄打了电话。高安雄一听,都没有批评郁波红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高安雄的心里已经放弃了郁波红。
????郁波红心里甚至出现了鱼死网破的想法,他打算纠结手下一批人,前往毕部长和梁健下榻的酒店去拼了。然而,就在此时,银怀市委书记赵刘光的电话打来了:“波红同志,毕部长让你和我一起到他住的宾馆去聊天。”
????郁波红一愣,聊天?他原本疯狂的念头,被这一句“聊天”给打散了。他就赶忙了酒店。一敲门,走进去,却发现除了赵刘光,市长李惠、常务副省长梁健、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都在。在这么多领导面前,郁波红卑微地低头进去,跟毕部长问好。
????毕部长和蔼可亲地道:“波红同志也来啦。好啊。我想啊,这次到乌山来过之后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。跟大家也算是一种缘分,有些话不说,也不放心你们。所以,今天把大家都叫过来,一起再聊聊吧。权当打发这个不眠之夜了。”
????于是毕部长就开始跟他们聊了起来,海口天空,聊了历史,也聊了个人经历,还有官场的经验和教训。最后他说道:“做官啊,贵在有敬畏之心,没有了敬畏之心,就要犯错误、甚至犯大错误。有了敬畏之心,就算犯了错误,主动承认,也还是有机会改过自新的。”
????(本章完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