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620不速之客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620不速之客

笔龙胆2018-3-6 16:54:38Ctrl+D 收藏本站


????????????????????车后,小龚问梁建:“秘长,我们现在回单位吗?”



????梁建看着窗外,沉默了一会,道:“先不回去。请大家(@¥)”



????“那我们去哪?”小龚又问。



????梁建想了想,回答:“随便开。”



????小龚和司机老张相视一眼,都有些懵。不过,小龚跟着梁建这段日子也清楚梁建的性格了,也没多问,示意老张只管开车行。



????车子出了检察院的大门,汇入车流,漫无目的地开去。



????梁建坐在车内,闭了眼。



????只是,眼睛虽然闭了,可内心的思绪却并未停顿下来,反而更加清晰快速地流动起来。



????他和黄金军之间的那点事,目前来看,只有两条路能走,一条是直接依靠权势压迫黄金军拿出那些照片,这条路只能是依靠胡青兰那边,或者去找唐家。但后者,显然梁建内心是抗拒的。另一条,那是从陈斌这边突破。陈斌身必然有些能对付黄金军的东西,如果能拿到手,那么他跟黄金军之间,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交易了。



????而刚才他这一趟来检察院,其实目的已经达到了。他见了陈斌,并且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,一颗怀疑和恐慌的种子。



????陈斌先在通州被关了那么多天,然后又转移到市检察院,梁建相信,陈斌躺在那张床的时候,内心肯定是无地期待黄金军能来把他弄出去的。可是,一天又一天,黄金军一直没有出现,陈斌的内心肯定是有动摇怀疑的。梁建今天这颗种子埋进去,早晚会发芽。是不知道,这个时间能不能赶梁建和蔡根之间的三日之约。这一点,只能看梁建的运气了。



????事情做到这里,接下去的,仿佛只能是听天由命了。



????可是,这听天由命的感觉,素来都是不好受的。



????梁建睁开眼,再次看向窗外,窗外的景色已经变了,不再是钢筋水泥的城市风景,而是满目枯黄的荒凉自然冬景。



????老张已经将车开到了城外,梁建一问小龚,原来已经开了快一个小时了。可梁建却感觉只是一恍惚的时间。



????“这里是哪里?”梁建问老张。



????老张看了眼后视镜,笑着回答:“这里叫凡洋湖。”



????梁建打量了一眼窗外的景色,问:“没看到湖呀。”



????“以前有,很大的一片,说是湖,其实更像是一个漾。不过前几年围湖造田什么的,这个湖慢慢的没了,现在剩下一小块了。在前面,快到了,那里现在搞了个小庄园,风景还不错。”老张笑呵呵地跟梁建介绍。梁建成为市委秘长后,这老张一直是他的司机,这一回还是他头一回说这么多话。



????梁建淡淡地哦了一声,不再说话了。显然他没注意到司机老张略微激动的情绪。梁建淡漠的反应,让老张有些悻悻,脸的笑容尴尬地闪了闪,收了回去。



????没多久,到了老张说的那个庄园的位置。



????庄园外有一排爬满了藤蔓的铁栅栏,如今冬季,这些藤蔓都没了枝叶,只剩下虬劲的枝干张牙舞爪地趴在铁栅栏。



????乍一看,还有那么些粗犷的魅力。



????大门口,竖着一块大石头,石头刻着庄园的名字,名字倒是挺普通的,凡洋湖庄园。



????小龚看了看那敞开着的庄园大门,问:“要不要进去逛逛?好像可以随意出入的。”



????梁建想,回去也是煎熬。便说:“行。不过,车子不要开进去了,停在边。”



????老张立即遵照梁建说的,将车子在大门旁边的一块小空地将车子给停好了。三人先后下车,一齐往庄园里走去。大门旁的门卫亭里坐着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保安大叔,慵懒地坐在椅子里,梁建他们走进去的时候,他懒懒地抬头看了一眼,也没出来阻拦。



????庄园里,很多的梧桐树。光秃秃的枝丫,张牙舞爪地向着天空张扬着。梧桐树下,种着一排排的常绿植物。在这遍地都是枯黄的华京郊区,忽然看到一抹绿色,倒也还算养眼。



????三人逛了好一会儿,也没碰人,这庄园里好像没人一样,很是冷清。梁建随口说道:“这庄园里平时没人来吗?”



????老张立即接过话:“有,可能因为今天不是周末。周末人还是挺多的。”说着,他忽然四处一张望,然后停下往左前方一指,道:“要不我们去那边看看?”



????老张指的地方,有几处特色的屋子,圆顶的木制房屋,在粗矿的梧桐树下,倒显得很是如玩具一般精致小巧。



????而那错落的房屋后面,是泛着粼光的凡洋湖湖面。



????梁建没拒绝。老张在前面引着,三人漫步过去。快走到跟前的时候,忽然最靠前的一座小屋子门忽然开了。



????一个穿着一件民族特色连衣裙的女人走了出来。女人身段欣长,在宽松的连衣裙下,看不出身材的凹凸,但脸蛋五官不错。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腰间,随风扬起几缕发丝,不安分地摇摆着。



????双方突一照面,都是愣了一下。



????“你们是谁?”女人回过神后,皱着眉头一边打量梁建三人,一边问。



????梁建见她问得怪,刚要说话,老张却抢先说道:“哦,我们是进来逛逛的,游客!游客!”



????女人看了看老张,眼神忽又跳到梁建身,又下打量了一番后,道:“今天庄园不开门,你们要逛,麻烦周末再来。”



????“你是庄园的老板?”梁建开口问。



????女人点头:“我是。有什么指教吗?”



????梁建笑笑,道:“不敢。实在不好意思,门开着,我们进来了,打搅了。”



????女人没说什么。梁建也识趣,这女人明显着不太欢迎他们这群不速之客,便立即带着小龚他们往外走。



????出来的路,老张低着头走在小龚边,小心翼翼地担心着。



????梁建知道他担心什么,不过,他也是一片好心,梁建根本不会去跟他计较。



????重新了车,梁建吩咐老张,开车回城,回单位。



????老张原本是见着梁建似乎心情不好,便想拍个马屁,没想到没拍好,拍在了马腿,刚一路出来,心情很是忐忑,担心原本心情不太好的梁建责怪于他。此刻见梁建似乎没打算计较,于是悄悄松了口气,连忙启动了车子,往回赶。



????路,梁建迷迷糊糊地便睡着了。也不知睡了多久,忽然隐约听到小龚喊他。他朦朦胧胧地睁开眼,一边揉眼睛,一边问:“到了?”



????小龚回答:“还没有。有您的电话。”说着,他将手机递了过来。梁建放下手接过来一看,顿时一个激灵。立即,困意一扫而空。



????“胡委员,您好。”梁建接通电话后,连忙问好。电话那头,胡青兰那分辨不出年龄的声音,微微一笑,道:“怎么还叫我胡委员,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?”



????梁建连忙改口:“胡姐。”只是,这称呼,出口时总觉得有些别扭。心里,总是会忍不住有些恍惚,仿佛在称呼另外一个人。



????梁建不敢分心,慌忙收紧心神,听着胡青兰说话。



????胡青兰说:“你的事情,我已经安排好了。今天晚七点半,你到华京饭店来。”



????梁建一听这话,心里忍不住激动起来。刚要说些感谢的话,胡青兰却又说道:“不过,我也提醒你,这事情最后能成不能成,还得要靠你自己。”



????梁建刚刚飞去的心,又落了落。不过,胡青兰好歹也帮着他让这事情进了一步。梁建连忙回答:“您放心,您都出手帮我了,我一定会好好把握机会的。”说着,梁建想问,这晚让她去华京饭店是去见谁。谁料,还没出口,胡青兰先堵了他的嘴:“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晚点你到了华京饭店,再给我方华打电话好了。”



????说完,胡青兰挂了电话。梁建只好将他到了嘴边的话,全部一一咽了回去。



????胡青兰似乎是故意不想让他知道待会去华京饭店要见的人是谁。梁建想,胡青兰毕竟是帮他的人,算有其他的心思,应该也不至于害他,便只好将好压了下去,等待着晚七点半再揭开秘密的幕布。



????晚,小龚跟他一起去的。司机老张送他们到了那边,先让他回去了。



????梁建进了饭店大堂,给方华打的电话。方华说,人在三楼的木兰厅。



????梁建便带着小龚,往三楼去。走到木兰厅,打开门一看,里面只有一个人。这个人,梁建还不陌生,甚至印象挺深刻。



????“梁秘长,别来无恙啊!”于梅梅依然穿着性感,笑靥如花。



????梁建回过神,勉强笑笑,道:“怎么是你?”



????于梅梅亭亭袅袅地往梁建走过来,同时说道:“很惊讶吗?”



????梁建点点头,道:“是有些惊讶。”



????于梅梅微微一笑,然后请梁建坐下。梁建坐下后,于梅梅给梁建倒了杯茶,递到梁建手里后,道:“俗话说,良禽择木而栖!黄金军小人一个,我在他那里,苦头也吃了不少。如今有个好机会可以脱身,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了。”



????本来自:///html/book/30/30650/index.html(?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