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165借酒浇愁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165借酒浇愁

笔龙胆2018-3-6 16:41:0Ctrl+D 收藏本站


????????????????????娄江源有些犹豫。请大家(@¥)梁健皱了眉头,不耐地催促:“到底是谁?”



????娄江源叹了一声,道:“目前还只是猜测,很有可能是省环保厅的姚厅长,姚庆国。”



????梁健一愣,问:“怎么跟他扯到一起去了?”



????娄江源摇摇头,道:“不清楚,目前这都是猜测。”



????梁健皱着眉头,脑子里不断想着,姚庆国跟这件事的关系。姚庆国这个人,梁健跟他接触不多,上次环保局局长章天宇上任,这姚庆国是一同来的。那次来过之后,便悄无声息了。梁健至今都没弄明白,姚庆国那次过来是为了什么!没想到,如今这件事,倒是跟他扯上关系了。难道,小青肚子里的孩子跟他有关?



????梁健这么想着,就问了出来。娄江源犹豫了一下,摇摇头,道:“姚庆国这个人,要说一点问题也没有倒未必,但他在男女问题上,一直都是风评比较好的。而且,他有个女儿,跟这次的死者年纪差不多大。”



????“那你给我一个,他跟这件事有关的理由。”梁健说道。



????娄江源苦笑了一下,道:“我刚才说了,目前只是猜测,没有证据。”



????梁健刚要接话,手机里传来了禾常青的声音,梁健忙接了电话,道:“你现在方便说话吗?”



????“您说好了。”禾常青道。



????梁健看了眼娄江源,道:“小沈的事情,你应该听说了?”



????“嗯,听说了。”禾常青回答。



????“我要你做一件事。”梁健道。禾常青有一秒的沉默,而后道:“您说。”



????“我要你请吴兴区区委记和区公安局局长一起喝个茶,没问题?”



????电话里沉默了片刻,禾常青的声音才重新响起,道:“可以。但时间不能太长,不然不好说。”



????“一个晚上行吗?”梁健问。



????禾常青想了一下,道:“应该可以。”



????“那你抓紧办。人到位了,通知我一声。”梁健说道。



????“好。”



????挂了电话后,娄江源坐在沙发上看着梁健,犹豫了一下,问梁健:“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?”



????梁健犹豫了一下,道:“我老婆身体有些不适。”



????娄江源叹了一声,道:“像我们这样的,就是太多的身不由己。”



????梁健没接话。



????娄江源站了起来,要走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考虑下我刚才说的,这四千块钱,让小沈认下来是最合适的。当然,这是最坏的打算。”



????梁健点头: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


????娄江源走后,梁健坐在沙发里,一静下来,项瑾的那条短信,那三个字就涌上心头,像是一根绳子箍在了脖子里,嘞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

????梁健不能就这么坐着,他站起来,想喝口水,却发现水杯是空的。才想起,沈连清不在,这茶自然是没人泡的。



????热水壶里热水倒是有,自己泡了茶,喝了一口,咂摸来咂摸去,总觉得和沈连清泡的味道不一样,喝着喝着,心头刚压下去的火就起来了。



????梁健翻出通讯录,找到了迎江区区委记的电话,直接拨了过去。



????电话接通,对方问:“你好,找谁。”



????“我是梁健。”梁健直接说道。



????对面沉默了一下,然后不知是真平静还是假平静,总之听着很平静地问:“梁记,您好,您这个时间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

????梁健开门见山:“别跟我面前装傻。半个小时,把人送回来,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。”



????对面还是沉默。半响,听得他说:“梁记,我们也只是照章办事,请您别为难我们!”



????梁健气得笑了出来:“照章办事?请问你照得是什么章?他犯了什么罪,你倒是给我说说。”



????“死者在死之前的晚上,有一笔钱是从您秘的账户里打过去的。我们现在怀疑,死者的死可能跟他有关。”



????梁健听完,深吸了一口气,压制住心底快要暴走的怒火,说道:“首先,死者是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跳楼自杀的。其次,钱是在前一天晚上转过去的。最后,死者跳楼的时候,我的秘确实在房间里睡觉,这一点,酒店的监控应该可以查到。那么,请问你还有什么更加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死者的死跟我的秘有关吗?”



????对面哑口无言。



????梁健也懒得跟他废话,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他既然敢抓沈连清,必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在他这里胡搅蛮缠。梁健不想听他废话,再次强调:“半个小时,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!最后再提醒你一句,你是迎江区区委记,我是太和市市委记,你的帽子戴不戴得稳,对于我来说,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

????梁健说完,也不管他有没有听清楚,直接就挂了电话。



????这次的事情,梁健已经好几次听到人说到余有为。看来,他又不甘寂寞了。原本想着自己刚来,地位不稳,人力也不足,他这条地头蛇,虽然嚣张,但也不想跟他正面对上。再加上,他最多在在这个位置上呆两年,就要退了。本想着,让他有个完美收官,但现在看来,他是不甘心。既然如此,梁健也没必要替他着想。



????梁健来到太和市时间说长不长,却也有半年了,从夏天来,到现在已是深冬。这段时间里,该听到的,也没少听到。余有为在太和市这个池塘里,活得滋润无比,外面的传言不少。梁健手里虽然没什么证据,但如果要认真查,找到些蛛丝马迹不难。唯一难的就是,这余有为背后也有些盘根错节的关系,跟省里的几个人也有着不浅的交情,要想动他,得快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等事实敲定,就算有人想帮他,也帮不了。否则,一旦慢了,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,要么就是不了了之,要么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

????梁健一边想着这些,一边等着禾常青和广豫元那边的消息。



????广豫元那边先来的消息。迎江区区委记松了口,但公安局那边没松口。关键是,区委记并不知道小沈被关在哪里。



????梁健听后,坐着想了好一会,对广豫元说道:“这样,你继续盯着公安局那边,明德就先回总局,全力搜寻跳楼那个事情的真相,尽快将死者的真正死因找出来,如果是自杀,就把能证明自杀的证据拿出来,如果是他杀……找出谁是凶手!”



????交代完后,梁健看了看时间,不知不觉,已经十点多了。揉了揉突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,靠近沙发里,刚闭上眼,竟就睡了过去。



????他做了梦。梦里,梦到了初见项瑾的时候。那个时候的她,青春调皮,聪明善良。他们在镜州的那个小房子里,生活得很快乐。她那时候还弹钢琴,钢琴弹得很好听。梦到这里,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过项瑾弹钢琴了。这一想,他就醒了。



????醒来一看,已经十一点多了。他睡了一个多小时。忙去拿手机,手机上有两个未接电话,一个是广豫元的,一个是禾常青的。没想到自己睡得这么沉,竟然两个电话都没把自己吵醒。



????梁健先给禾常青回了过去。



????电话接通,梁健先说了声不好意思,然后问禾常青怎么样了。禾常青说:“人都已经带到了,现在分开关着。接下去,您有什么打算?”



????梁健想了下,道:“重点照顾一下公安局那位。不过,不要透露这件事跟小沈那件事有关。”



????“我明白。”禾常青说道。



????跟他通完电话,梁健又给广豫元回了电话。广豫元说,已经知道小沈在哪里了。明德已经派人过去接了。



????梁健心里松了一口气,靠近沙发里,等着明德将人带回来。



????明德带着沈连清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两点多了。梁健靠在沙发上,昏昏沉沉地睡着,被敲门声惊醒后,愣了好一阵,才清醒过来,去开了门。



????沈连清神色憔悴,有些狼狈,但情绪还算好。梁健看了他一会,勉强笑了笑,道:“回来了就好。没怎么样?”



????沈连清摇摇头,道:“没怎么样,就是有些饿!”



????说完,自己就笑了。梁健也跟着笑了。明德在边上说道:“我请客,去吃夜宵。”



????“好,叫上豫元和常青同志。”梁健笑道。



????几个人就在离市政府不远的一处弄堂里,找了个露天的小摊。他们去的时候,摊主正准备收摊了,那些塑料椅子都收起来了,明德给了他一百块钱他才愿意做他们的生意。



????几个人岔开腿,往黑乎乎的凳子上一坐,明德扯开嗓子,让老板来了热了点黄酒,谁也不嫌酒差,就连最后来的禾常青也自己弄个杯子,倒了半杯。



????梁健给自己倒了个满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其余几人都看愣住了,沈连清皱了皱眉头,忙给梁健倒了杯热茶,往梁健手边一放。梁健把茶推了推,苦笑了一下,道:“今天不喝茶,就喝酒!”



????几人都看出了梁健心情不好,面面相觑之后,明德率先拿起杯子,道:“这外面这么热,是该喝点酒,热乎热乎!来,我敬大家一杯……”



????“你等等!我先敬你们一杯,今天都辛苦大家了!”梁健打断了明德的话,说完后,举杯又是一饮而尽。



????——————



????之前文中关于老唐家的哥哥弟弟的关系,已经更正。再次谢谢指正的朋友。也再次说一声不好意思。



????本来自&#:///(?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