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059雨中等你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059雨中等你

笔龙胆2018-3-6 16:38:6Ctrl+D 收藏本站


????????????????????会议持续了有两个多小时,刘韬从最开始的皱着眉头一脸茫然,到后面逐渐开始沉思,严肃,等到会议快结束的时候,已经不需要再有人来告诉她会议的目的是什么。



????刘韬一脸沉重,终于等所有人都说完,会议准备散场的时候,她抓住了说话的机会,忙开口说道:“梁记,娄市长,我能不能说几句?”



????有人的屁股已经离了椅子,听到这句话,又粘了回去。梁健和娄江源一同看向他,娄江源先开口:“你有什么疑问,回头再说。现在就先这样。”



????刘韬却回到:“既然就是同一件事,大家也都在,为什么要回头再说。”说罢,也不等娄江源反应,直接看向梁健,问:“梁记,你是真的要对太和市煤矿进行改革,还是只是做做样子,走个过场?”



????梁健不恼她有些咄咄逼人的态度,微微一笑,以问作答:“你觉得如果我只是走个过场,需要搞得这么神秘,还兴师动众,特意从国外将沈教授夫妇请过来吗?”



????刘韬沉默了一会,又问:“那你想过,如果省里不同意,你怎么办?”



????梁健收了收笑容,看着她,回答:“这些煤矿在我太和市的地界上,除非它们都搬出去。”说到这里,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:“况且,去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会议已经明确表示,所有设区的市,都拥有立法权。这对我们来说,是一个很大的优势。”



????刘韬再次沉默,片刻后,她问梁健:“那为什么选我?按照分工,分管环保的是魏爱国同志,分管煤矿的是张启生同志,好像怎么也轮不到我一个分管人口卫生的女同志来。”



????梁健回答:“选谁跟谁分管什么工作没有关系,而是和合不合适有关系。我觉得你挺合适的。”



????刘韬是个直性子的女同志,这一点那一次在高粱镇就能看出来。听完梁健的话,她略一犹豫,就说道:“我自己觉得挺不合适的。”



????她这么直接的拒绝,说实话,梁健还是有些意外。但转念一想,也能理解。用如今络上比较流行的一个词来说,刘韬是草根领导,没什么背景和臂助,一个女人,能做到副市长,确实不容易。这次的煤矿改革,明显是件风险很大的事情。省里的态度很明显,梁健不过是一个市委记,这胳膊拧大腿的事情,她刘韬不愿意站在梁健这一边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

????梁健没说话,娄江源没忍住,沉了脸色,带了点训斥的味道,质问道:“小刘,你这就不对了。梁记冒这么大的风险是为了什么?还不是为了太和市?你难道忘了,你刚当上副市长的时候,说过的话吗?”



????刘韬当上副市长的时候,娄江源还不是市长。至于刘韬当时说了什么,而娄江源又是怎么知道的,梁健不清楚。在场的几人,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,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。刘韬的脸红了,紧抿着嘴不说话,许久,忽然直身而起,扔下一句:“反正这件事,我不同意。”然后,拔腿走了。



????她甩脸就走,众人都是措手不及。当初向梁健推荐她的娄江源一脸歉疚,忙道歉:“梁记,不好意思。是我考虑不周到,我也是没想到她会这么个态度。回头,我再跟她聊聊。”



????梁健虽然意外她的离开,但也没多大的不开心,倒反而是有些好奇刚才娄江源提到的刘韬担任副市长时说的话,便问:“她当时说了什么?”



????娄江源叹了一声,说:“她当时说了一句印象特别深刻的话,她说她要向所有人证明,我们大楼门前石头上刻的为人民服务那五个字不是用来装面子用的。”



????“她倒是敢说。”梁健笑道。



????在场人中,刚才笑的那位,接过话茬:“刚上任,总是要说些漂亮话的,谁当真谁就输了。”



????梁健看他一眼,说话的是林业局的一个副局长,赵钱。



????“那你当初当上副局长的时候,说了什么漂亮话?”梁健淡淡问。赵钱红了脸,低了头,不敢再说话。



????梁健收回目光,转向沈教授,说:“让沈教授看笑话了。人员的问题,您不用担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那今天您先休息,我们就不打扰您了。”



????沈教授答:“怎么安排,安排什么人,是你的事情,我不管。方案出来之前,我还需要去实地考察一下,你找个熟悉当地情况的人,陪我走走。”



????梁健点头:“行。”



????“那就明天早上七点,到酒店来接我。”沈教授做事雷厉风行,毫不犹豫,说做就做,梁健有些愣,问:“不需要休息一天吗?”



????沈教授一边整理手里的材料,一边回答:“你现在连人都搞不定,时间拖得越久,就风险越大。”



????梁健脸上一阵讪讪,但老教授的话说得也没错,只好虚心受了。



????离开房间后,梁健和娄江源是最后走的,娄江源问梁健:“那刘韬那边怎么办?用还是不用?”



????“用。”梁健毫不犹豫地回答。娄江源看了一眼梁健,说:“那我回头去找她说。”梁健摇头:“不用,我去找她说。”



????娄江源想了想,笑道:“也好。她这脾气要是真犟起来,我也没辙。”



????快上车的时候,梁健忽然叫住准备上车的娄江源,问:“刘韬家在什么地方,你知道吗?”娄江源点头:“待会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。”



????梁健上车后不久,娄江源就将刘韬家的位置发了过来。梁健看了一眼,就将位置报给了小五,然后对前座的沈连清说道:“待会路上如果看到水果店就停下来,你下去买点水果。”



????沈连清记下后,梁健就靠在后座上,闭目养神。



????刘韬家的位置,挺郊外的,交通还算便利,就是冷清了一点,不过自己有车却也是挺方便的。车子在小区门口就被保安拦了下来,问梁健三人去哪,小五报了位置和姓名后,却被告知,刘韬出去还没回来,因为车子没在车位上。



????小五转头问梁健的意见,梁健想了下,说:“那就等等。”



????保安指挥着在刘韬家车位上停了下来,小五坐在车内,没打算下来。梁健和沈连清走下车散步,顺便看看这里的环境。那保安很尽责,生怕放进来的不是真客人,而是滥竽充数来踩点的小偷,一路偷偷地远远瞧着。



????梁健也不去为难人家,任由他盯着。



????等了大约有四十分钟,刘韬没等来,倒是把雨等来了。上次的那场雨下了两天终于停了后,最近这雨就多了起来,时不时午后就来一场,仿佛是为了弥补前段时间连着月余的干旱。梁健和沈连清只好躲进了车里。坐了一会,外面的雨越来越大,天色也越来越乌,沉得像是要塌下来一样。沈连清转过头来问:“梁记,要不先回去?”



????梁健刚想说好,忽然听得窗户笃笃地被敲响,转头一看,透过雨帘,勉强看到刚才保安的脸。他撑着把不大的伞,缩着身体,努力举着被又急又密的雨砸得有些变形的伞。梁健摇瞎车窗,雨一下子就飘了进来,一起进来的还有保安的声音和哗哗的雨声。



????“504的人来了,喏,就在那。”他反身一指,手臂就伸到了伞外,一下那件长袖的保安服就湿了,又忙缩了回来。



????梁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一辆白色的两厢车停在那里,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性正走下车,迅速打开伞,然后拉开了后座的门。



????后座做的是一个老人家,背很驼,似乎行动不便,刘韬一边撑伞,一边还要支撑着这位老人,显得很吃力,一会时间,她身上那套价值不便宜的套装就湿透了。



????梁健没有再看下去,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,梁健都应该出去帮一把。他推开门,冒着雨就跑了过去,拦在了两人面前,蹲了下来。



????刘韬和老人家都愣了愣,等看清他的脸后,刘韬竟然也没推据,反而是扶着老人家趴在梁健的背上。



????后面,沈连清撑了伞,也跑了过来,忙遮在了梁健头顶。奈何雨大,刘韬家又离停车地方有些远,等到了门廊下,梁健除了背上有些干的地方,其余都湿透了。



????“504对吗?”梁健一边走上楼梯,一边问。刘韬跟在后面,拎着不断淌水的伞,闷声回答:“是的。”



????两人都不在说话。老人家虽然看着瘦,却也挺沉的。很长一段时间不怎么运动的梁健,一口气背到五楼也是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,腿肚子都打颤了。



????刘韬一边开门,一边那眼睛瞟他,门开的时候,闷声说到:“看着长得挺壮,这力气可不算大!”



????梁健气得笑了。背了老人家进屋后,刘韬也顾不得招呼梁健,先忙着给老人家洗漱换衣服去了,终于忙完,她才带着疲惫走到客厅,梁健正站在窗前,自己拿着一个杯子喝着热水。沈连清在沙发上坐着。



????听到脚步声,梁健一边回头,一边说道:“给你泡了杯热水,在桌上。”



????话刚说完,正好抬眼看到站在后面的她,先前背着老人家没注意,此刻才发现,湿透了的她,那件白色的雪纺衫,胸前有一块地方特别透,里面黑色的文胸几乎都可以看出花纹。梁健的目光下意识地就落在了那个地方,刘韬原本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衣衫不得体,此刻梁健的目光一停,她低头一看,顿时就发现了。当即,绯红上脸,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。



????本来自&#:///(?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