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401.第650章夜谈之维-权路迷局 28-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bet.365体育在线投注_www.bet365体育投注

权路迷局

401.第650章夜谈之维

笔龙胆2017-4-21 17:18:48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镜州的街道,梁健最为熟悉了,在胡英的车里,镜州的街景犹如水般掠过。梁健颇有感触。刚才胡英对驾驶员:“回镜州宾馆。”省委考察组就住在镜州宾馆。华书记和梁健他们的房间都安排在贵宾楼。胡英应该是要顺便将梁健送回宾馆去。

????车子很快就到达了镜州宾馆门口,胡英对驾驶员:“就这里停吧,晚上我不出去了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驾驶员答应一声就离开了。梁健本想胡英会送他回贵宾楼,就朝那边走去。胡英却在他的衣袖上一扯:“往这边走吧。先到我那边坐坐。”

????梁健心里就一阵跳,跟着胡英的身后往前走。梁健问道:“你不马上去华书记那里吗?”胡英若无其事地道:“我已经推身体不舒服,不想去了。”梁健是第一次看到胡英这么任信,他:“这不大好吧?”

????胡英没有回答。一直往前面走去。镜州宾馆是一个园林式酒店,贵宾楼和胡英所住的雪松楼相距了一个花园和一座假山。加上宾馆内是绿树成荫,只要不是专门盯梢,一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。从一条林荫道,进入了雪松楼。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的时间,客人稀少,没有遇上熟人。

????胡英走入自己房间,等梁健关上了房门。胡英才一边倒水,一边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去华书记那边吗?”梁健问道:“为什么?你担心什么?”梁健指的当然是,担心华书记对她有什么企图?胡英:“如果是几年前的我,或许我会很高兴去。但是现在,我不会再有这样的念头了。谭震林和甄浩都已经去过华书记办公室了,他们该的都已经了,该给的都已经给了。我去华书记那里,有什么特别的杀手锏呢?女人除了身体,还能有什么别的优势,可以让男人为自己做事情呢?”

????梁健不话,因为在官场这确是事实。梁健:“张省长跟我,华书记本身就偏向甄浩。”胡英忽然抬起了头来,看着梁健:“也许在以前,我会想办法,用金钱、美人,所有的一切去换取一个目标中的职位。但是,如今这一切都不可能了。”梁健看着胡英不话。胡英继续:“梁健,自从和你在一起,我再也不能接受其他的男人。即使让他们的目光落到我的身上,我都觉得恶心。我的是真的。”

????梁健心中一阵狂热。房门已经关闭,这些天来积蓄的欲念,化作了强力的动作。他上前拥抱了身穿紧身衬衣的胡英。她缠绕了他。两人倒在床上。梁健顿时感觉自己就如融化的冰雪,胡英的身体化为海绵,深深地将他吸引。

????胡英的声音还在梁健的耳边回响,“自从和你在一起,我再也不能接受其他的男人。即使让他们的目光落到我的身上,我都觉得恶心。”梁健看着胡英漆黑得有些发亮的眼眸。

????梁健解除了任何衣衫对胡英的束缚。只听到胡英:“这些天,我一直在想着你能这么抱着我。只有这个时候,我好像才发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????梁健紧紧的搂着她,似乎带着呓语:“姐,我也只有在你这里,才能那么肆无忌惮,毫无顾忌。”胡英:“想对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????梁健这段时间在想念胡英的时候,都会刻意控制自己。因为他担心想到胡英的时候,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的妻子项瑾。这会让他有内疚感。尽管对胡英的想念有时候就如毒药一样,但是梁健一直在克制着自己,他知道内疚会比快乐更加持久。

????然而,此刻与胡英在一起的时候,当梁健深深结合于胡英,却并没有产生那种他以为会出现的内疚感。他感到的只有放松和肆无忌惮,身体的快乐,让他几乎把所有的思绪和头脑的产物,全部赶出了身体。

????毫无顾忌,在快乐犹如瀑布一样浇灌到来,两人尽最大的力量叫喊着。他们都已经不再顾忌,是否会被外面或者隔壁的人听到。

????等一切都平静下来,梁健和胡英都有些后怕。胡英缱绻在梁健怀中,道:“我告诫过自己好多次,不能再惑迷你了,但是我看到你,每次都会克制不了自己。”梁健:“你没有。”胡英:“我有,是我主动惑迷你的,如果某一天影响到你的生活,那都是我的错。”梁健紧紧拥抱着胡英:“你没有错。我也没有错。我们的错误是,我们没有在一起。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下不了这样的决心。”

????胡英抬起头来,看着梁健:“这也是我的错。”梁健看到胡英脖子中,一丝黑发落在她白皙紧绷的脖子,梁健猛然间又涌起一股欲念,唇印到了胡英的脖颈。梁健和胡英的十指紧紧相扣,一直推到了床头。

????王道敲门进入了华书记的房间报告:“华书记,我与胡英联系过多次,第一次她身体不适,恐怕无法过来。我对她,如果不是特别严重,还是请她过来一次。我让她十分钟后给回复。但是接下去,她就没有了回音。给她打电话也没人接了。”

????华书记在套间的办公桌后,听了汇报之后道:“也许,人家真是身体不适。”王道:“胡英就是住在这个宾馆,就算身体不适,坚持一下也就过来了,是华书记请她来。如果是其他干部,就算住院也过来了。这胡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”华书记眉头微微紧缩:“她就住在镜州宾馆里?”王道:“是的,我已经确认过了。”

????华书记继而点了点头:“那你就帮我去胡书记的房间一趟,帮助问候一下。毕竟胡英同志今天陪了我们一整天啊。”王道凝滞了一下,心想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人家胡英这么不给面子,请都不来,华书记反而还派人去看望她。作为省书记秘书的王道,心里一直是端着架子的,觉得华书记未免也太没脾气了吧,心里不太痛快,自己一个人去老大不愿意,他就:“华书记,要不我去请梁健跟我一起去吧?他以前是镜州市的,跟胡英也挺熟悉。”

????华书记:“那,你让梁健和你同去。”王道在梁健的房间外面敲了十来下门,梁健都没有开门。王道暗骂,好啊,梁健!到了镜州,就顾自己潇洒去了!我们还在找人谈话!敲门没人应,王道就给梁健打电话,也是没人应答。

????王道在门口骂了句,到陪在贵宾楼的市委办工作人员那边问了句,知道胡英住在雪松楼,就径直朝那边走去。到了雪松楼,他问了胡英住在01房间,就乘坐电梯上楼。王道一直信奉,有电梯就不走楼梯,有车坐就不走路,这才是当领导。虽然目前自己不是领导,但是在做派上要时时刻刻为当领导作准备。

????电梯在三楼停了下来,王道走入楼道,左看看,右瞧瞧,看到了门牌序号转身朝东边走去。刚走了一步路,一个人在楼道一闪。王道定睛看时,那个人影却已经不见了。见鬼了!王道暗骂。随即他就听到“砰”地一声。

????胡英身子忽然跟梁健撞在了一起。

????梁健毕竟是省委考察组的一员,他来到胡英的房间,刚才两人又水乳交融了一番,已经是很出格的事情,如果还留在胡英房间里过夜,那就不是出格,简直就是将前途视为儿戏。前一秒,梁健和胡英告别,梁健走出房间,进入过道刚一抬头,就瞧见电梯那边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????王道!这个名字在脑海闪过,梁健立马重新推开房间,门从身后“砰”的关上。他与胡英又重新撞在了一起,胡英饱满的胸脯撞在梁健的身上,使得梁健又有了念想,但此时显然不是时候。

????胡英很诧异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梁健:“王道!华书记的秘书!”

????胡英奇怪:“他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梁健:“他是不是来找你的?你没有去见华书记,他不定就是奉命来找你了!”胡英:“那怎么办?你在我房间里。”梁健:“我也不能在过道里。这家伙,诡得很,见风就是雨!”

????这时候,房间的门铃就响了起来。刚才那一声“砰”的敲门声,让王道确认他并没见鬼,刚才的确有人到了过道里一闪,然后又瞬间回进了房间里。于是王道加快脚步,来到了01房间。他确信,刚才那个人正是回进了01房间。

????王道在门口摁响了门铃。一会儿之后,门打开。只见一个大约三十六七岁的女人开了门。不,王道知道,胡英实际年龄已经过了四十。但眼前的这个女人,看起来真的不过是三十六七岁,就是三十四五岁,也不会过。再见到女人双颊微红,容颜如花。王道不由感叹,这真是个极品女人!

????胡英身上已经裹了一件薄外套,问道:“你找谁?”王道:“胡书记,我是华书记的秘书,我来找你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